829.師姐與師妹(上班摸魚無聊只能碼字了)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放開那只姐姐 書名:宅廚師
    散發著青光的寶劍從天而降,漂浮在白夜的面前,這還是他第一次在現實里見到這么帥氣的劍,有著不輸于游戲里神器級別的裝備的炫酷。

    不過與劍(身shēn)之上站著的女孩兒相比,那把寶劍也就不再那么引人注目了,剛剛遠遠的看過去白夜就至少這個紅衣少女很漂亮,但是當現在靜距離的再次觀看的時候,這又是另一種感覺的,就好像畫中的妖女走下了凡塵一般,那狐貍一般微微有些狹長的眼眸中流轉著一股勾人心弦的嫵媚。

    “擦,還真是沖著我來的啊。”

    白夜心里有些疑惑的想著,倒不是他自作多(情qíng),實在是這位劍仙的視線已經向著他所在的艙門方向看過來了。

    對不起,你是個好人,但是我們真的不適合。

    白夜差一點就要發卡三連了,好在對面紅衣女子先開了口。

    “師姐,咱們好幾年沒見了吧,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遇到。”

    姒幼晴并沒有從從飛劍上下來,她就這么踩著劍漂浮在半空中,故意保持著比機艙門高一點的高度,然后笑看那從艙門口走出來的白衣(身shēn)影。

    嘛,雖然那擋在艙門口的傻小子有些礙眼就是了。

    “額...師姐?我男的啊?”

    白夜微微一陣詫異,但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嘖嘖嘖,這就很尷尬了啊,原來還真是自己自作多(情qíng)啊,我就說嘛,啥時候我有了那種主角待遇了。

    白夜微微有些尷尬,但好在應該沒人看的出來,所以他保持著一副好像什么事(情qíng)都沒發生的模樣微微轉過頭,這個紅衣小姐姐應該是和自己背后的誰在說話吧。

    然后白夜就看到了牽著康娜醬的手走出來的師姐大人。

    “咦....”

    視線在師姐大人和那個陌生的紅衣女子之間來回穿梭,白夜懵((逼bī)bī)了。

    納尼,師姐大人竟然不是我一個人的師姐?

    他微微有些酸了。

    不過找遍前(身shēn)的記憶,他也沒找到關于這個紅衣女人的信息,這就很沒道理了,能稱呼劉詩雨師姐的一般都是新東方的同學吧,而以這個女人這種級別的顏值,在學校里是怎么也不可能低調的,前(身shēn)就算再怎么不近女色也應該有所耳聞。

    那就應該不是新東方的學生了,而且大概率這女人是師姐進新東方之前的故人吧,難不成是小學或者中學的學妹?

    白夜猜測著。

    順便說一句,妹子,既然是你先來的,那么你涼了啊,是我贏了。

    他帶著一股莫名其妙的優越感看了那紅衣女人一眼,然后大大方方的讓開了位置,師姐的故人那還是交給師姐自己來處理吧。

    于是,拋開白夜這個內心戲賊多的沙雕主角暫且不提,劉詩雨見到那御劍而下的紅衣女子的時候,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

    “沒想到這家伙這么多年過去了眼睛還是這么尖,她這剛露面就被發現了,還直接就找了過來。”

    在她進新東方學習之前,她曾經在家里的安排下去過武當山修煉過一段時間,由山上的真人指導學習打拳和練氣,而姒幼晴便是那個時候認識的。

    ............

    八年前,華夏,武當山...

    (身shēn)著一生樸素的道袍,鶴發童顏,仙風道骨的老人帶著一個小女孩上了山,小女孩年紀還小,(身shēn)材瘦瘦巴巴的,唯有一雙狹長而狡黠的眼睛宛如小狐貍一般,很是精明。

    兩人來到了山上的一座道觀,推開道觀的大門,在道觀的庭院里就有著另外一個小女孩在用工的站著樁,與瘦瘦巴巴的小狐貍不同,這個小女孩粉雕玉琢,宛如神話中的玉女一般可(愛ài)無暇。

    “詩雨啊,在練功啊,真勤奮,來,為師給你找了個伴,姒幼晴,以后就是你師妹了,要好好相處哦。”

    年紀尚幼的劉詩雨歪著頭,這才看到那個躲在師傅背后偷偷看著她的小師妹。

    “恩,我會好好照顧師妹的。”

    小詩雨努力擺出一副我是師姐的模樣,向著師傅保證道。

    “不,我才不要你照顧呢,我很厲害的。”

    然而姒幼晴卻不領(情qíng),躲在老人后面辦著鬼臉。

    從來不是什么好脾氣的劉詩雨額頭上冒出個#。

    “這個師妹一點也不可(愛ài)。”

    兩人的第一次見面就很不愉快。

    ...............

    一個月后,還是那座山,還是那座道觀。

    “師傅,你渴不渴啊,徒兒給你敬茶。”

    “師傅,你站著累不累啊,徒兒給你端板凳。”

    “師傅,你(熱rè)不(熱rè)啊,徒兒給你扇風。”

    不穿道袍,卻穿著一(身shēn)紅衣的小蘿莉姒幼晴正勤快的忙碌著,想盡辦法逗得道袍老人哈哈大笑。

    “師傅師傅,人家剛學的劍法還是有一點點不懂啊,你就再教教人家嘛?”

    小蘿莉抓著老人的手撒著(嬌jiāo)。

    “行行行,看在你這么孝敬為師的份上,為師就再教你一遍,這次可要看好了啊。”

    老人耳根子軟,在小蘿莉的一頓好話之中笑著答應了。

    末了,紅衣小蘿莉卻是看了看那個依舊在樹下死板的站著樁的(身shēn)影,太陽的暴曬下那一襲白色道袍早已經被汗水打濕了,看起來可憐巴巴的,就像失寵了的野貓一般,沒人會多看一眼。

    于是,狐貍一般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得意。

    .........

    三年后,依然是那座山,依然是哪座廟。

    道觀的庭院里,兩個女孩子正站在(殿diàn)前等待著。

    一個一襲紅衣,小小年紀就已經發育的很是不錯,那已經長開一點的瓜子臉雖然還有些青澀卻也可人,微微有些狹長的眼睛流露出一股子別樣的嫵媚。

    另一個則是一(身shēn)白色道袍,簡單而樸素,不輸于紅衣少女的臉上卻不施半點粉黛,黑色的長發披在(身shēn)后,頭頂蓮花冠更襯托出那氣質的出塵,好似謫仙。

    “師姐,你說一會兒師傅會給我們什么出師禮物呢?”

    姒幼晴一臉的期待。

    她(身shēn)邊劉詩雨閉眼不答。

    “嘖嘖嘖,師姐你這般無趣將來可沒人會喜歡啊,別像隔壁觀的師叔那樣孤獨終老哦。”

    “師妹你管好你自己吧。”

    受不了這滿嘴嘰嘰喳喳的師妹,劉詩雨卻是睜開了眼睛,沒好氣的道。

    “我啊,我早就有婚約了,娃娃親,所以用不著擔心。”

    紅衣少女見到師姐終于破功,卻是笑瞇瞇的說道。

    懶得理會這個家伙,劉詩雨準備再一次閉眼靜心。

    而道觀的大門卻是再一次的打開,和三年前一點變化也沒有的老人手里拿著一把劍,一本書走了出來。

    “幼晴,這把蛇影是你的了,你眼饞了三年算是如愿了。”

    將那把冒著青光一看就很是不凡的寶劍笑著送給了紅衣少女,老人轉過(身shēn)再看劉詩雨的時候就收斂了笑容,變得威嚴。

    “詩雨啊,為師向來清貧,實在是沒什么好東西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劍給了你師妹,你是師姐就謙讓一下吧,現在能給你的也就這本書了,你以后沒事多看看,揣摩揣摩吧。”

    將一本有些破破爛爛的書交給劉詩雨,老人就又轉過(身shēn),笑呵呵的叮囑紅衣少女一些諸如“要好好練功,路上要注意安全”之類的瑣碎的話。

    只留下劉詩雨看著手中的殘破書籍出神。

    從那天之后,出師的兩人就此分別了。

    ............

    回憶到此為止,劉詩雨再看面前踩著劍的師妹,心里一陣嫌棄,果然這師妹五年不見還是一點也不可(愛ài)啊。

重要聲明:小說《宅廚師》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829.師姐與師妹(上班摸魚無聊只能碼字了)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