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千軍萬馬來相見(下)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書名:獵妖高校
    九有學院的院長大人姚小米教授察覺鄭清使用血符彈的時機,比海明威老人還要早那么一兩個瞬間。

    因為他在鄭清的符槍與血符彈上都留下了魔法標記只要兩者同時被激發,姚院長便會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海明威老人需要等到符彈出膛之后才能判斷出它的威力,而姚院長在扳機敲到符彈彈殼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知道了。符彈從彈倉到槍口之間的距離,就是姚院長比海明威老人反應稍早的那個瞬間。

    當然,之所以留下魔法標記,并不是姚某人偷窺上癮,想對自家學院的小鮮(肉ròu)下手。

    他只是想以防萬一,在某位年輕公費生在搞出更大亂子之前,讓我們的院長大人有一個緩沖時間罷了。自從那個寒假尾巴,鄭清去寂靜河溜達一圈打爆一頭撒托古亞的后裔之后,姚教授便下定決心,不能讓這小子繼續胡搞下去了。

    這一次還好,只是撒托古亞那廝的后裔。撒托古亞那家伙距離學校隔了十萬八千個世界,便是趕來也不濟什么大事。

    倘若鄭清(射shè)爆的不是撒托古亞的后裔,而是某頭大妖魔的后裔或者某位外星使節里的浪((蕩dàng)dàng)子,難道巫師世界要陪著這個年輕巫師與妖魔來第三次世界大戰嗎?

    所以,在血符彈出膛的第一時間,姚教授的神念便穿過大半座學府,籠罩在了鄭清左右。

    轉瞬間,他已經知曉了場間狀況(情qíng)況不能更糟糕了,阿爾法學院那個競爭奧古斯都頭銜的胖子跟鄭清發生了沖突,就要被一槍轟死了。

    電光火石之間,姚院長已經來不及跨越學府內的重重(禁jìn)制,真(身shēn)降臨現場阻止悲劇發生,他只來得及把自己的煙斗丟過去。

    “嗤……”

    黃銅煙鍋帶著幾簇煙灰,破開空間屏障,落在符彈與瑟普拉諾的腦袋之間。

    “咣!!”

    血紅色的符彈與突兀出現的煙斗撞在一起,將那黃銅制的煙鍋打了個粉碎,然后去勢稍緩、血色略輕、彈道微偏,繼續向瑟普拉諾的肩膀撞去。

    有了這么一瞬間的緩沖,海明威老人的木杖也探了過來。

    赭黃色的木杖戳破空間,斜斜向下,重重的扎在符彈與瑟普拉諾之間,將地上的青石板扎了個通透,扎出一片蜘蛛網般的龜裂痕跡。

    木杖落地生根,迎風而漲,從數指粗細驟然漲大到象腿粗細,仿佛一塊寬厚的門板一樣,結結實實的擋在瑟普拉諾(身shēn)前。

    符彈周(身shēn)繚繞著淡漠的血色,一頭撞了上去,硬生生在木杖上撞出一個漆黑、深邃的大洞,撞出一縷縷青白交加的煙氣,最后將木杖撞穿。

    “嘶……”

    隔著大半座學府,一直關注這邊狀況的姚院長倒抽了一口涼氣,搓了搓手,慶幸不已:“虧得我剛剛還想用手去擋那顆符彈呢!不過,真是可惜了,我那煙斗用了好多年了……”

    有了姚教授與海明威老人兩次出手,那顆符彈的威力已經被削減去了九成九,方向也早已偏到不知哪里去了。

    剩下一分力氣的符彈,終于可以毫無阻礙的擦到瑟普拉諾的肩膀。

    胖巫師(身shēn)上的護符噼里啪啦仿佛過年時的爆竹聲一樣,響了好一陣子,才終告一段落。失去動力的符彈‘叮咚’一聲落在青石板上,彈(身shēn)上的符文最后閃爍幾下,然后整顆符彈倏然化作一蓬黑灰,堆積在一起,仿佛一座小小的墳頭。

    四周,響起一片輕輕的吁氣聲。

    ……

    ……

    在學府一隅發生這起事故的時候,校園外,貝塔鎮上的三有書屋里,也有人對此心生感應不,準確說,心生感應的是一只貓,一只黃花貍。

    黃花貍原本蹲在書架上,目光灼灼的看著店里出現的兩位客人,忽然像是發現了什么,側著腦袋,轉頭看向窗外。

    “出什么事了?”客人之一的鼠仙人同樣敏銳察覺到那個方向爆發了短促但是激烈的魔法波動,但因為學校守護陣法的影響,這種感覺過于模糊與混亂,所以他選擇詢問書店里的貓。作為老頭子的貓,黃花貍在整個學校都有許多特權。

    “關你(屁pì)事。”黃花貍收回目光,不屑的瞅了鼠仙人一眼。

    鼠仙人不以為意,只是抬起爪子捻了捻嘴角的胡須,語氣莫名:“其實我早上就覺得學校有事(情qíng)要發生,所以才選擇今天出來……就是不知道這么躲開是好事還是壞事。”

    “阿嚏!”鼠仙人(身shēn)旁,一只赭色的小胖倉鼠重重的打了個噴嚏,打斷鼠仙人絮絮叨叨的話:“屋子里什么味兒?!”

    黃花貍瞅著被肥瑞噴起來的灰塵,腦袋向后仰了仰,干巴巴回答道:“時間的味道。”

    肥瑞抽了抽鼻子,否定了黃花貍的說辭:“不,不是時間。是干枯的霉菌,混雜著臭蟲、貓尿還有茶葉渣滓的味道。像那些行將就木的老頭子(身shēn)上的味道一樣,讓人聞了就有種全(身shēn)都已經腐朽的感覺。”

    “你不是人。”黃花貍態度惡劣的否定道。

    “這可太令我失望了……我還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巫師來著。”肥瑞攤開小爪子,語氣略帶惋惜之(情qíng)。

    “老鼠也能當巫師,但你不是人。”黃花貍堅持著自己的論調,重復了一遍。

    “呵呵。”肥瑞呵呵兩聲,終于不再這個話題上與黃花貍爭執了。

    兩鼠一貓之間一時無話,書店內陷入尷尬的沉默。

    沉默了幾秒,黃花貍忍不住又向窗外學校方向瞅了一眼后,終于忍不住,開口問道:“你們兩個,今天來這里,干啥喵?如果沒事就快滾,我還有事喵!”

    鼠仙人與肥瑞互相對視了一眼。

    “咳咳,”肥瑞干咳一聲,道:“過幾天,我們可能會邀請鄭清同學去林子里轉一圈,探索那個新誕生的秘境……你要不要提前檢查一下行程?”

    鼠仙人連連點頭,沒有其他補充。

    黃花貍尾巴一掃,卷起一片塵土,糊了兩只老鼠一臉,聲音(陰yīn)沉沉的:“你們叫學生出去,關我(屁pì)事……我又不可能認識學校里的每個學生!”

    “但我需要提醒你們,如果學校里任何一個學生因為你們倆的行為出事,你們就等著被埋進黑獄最深的地方,當那棵樹的肥料吧!”u

重要聲明:小說《獵妖高校》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八十八章 千軍萬馬來相見(下)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