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9章搜查白家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權掌天下 書名:修真狂少
    秦川的突然殺到對于白家的其他人來說那是惶恐多過震驚,畢竟自上次帝都大廈的亂局之后白家就一直是安分守己,也從不曾和藍劍的人打過照面,藍劍此番突然來訪或多或少的會讓白家人心中忐忑不安。

    可以說如今的白家早已不是當年那個叱咤風云的帝都第二號的黃金家族了。雖然說白家相比較林家和柳家來依舊是帝都實力最強的一個門閥世家,但這些年白家一直在被削弱,尤其是白家的衛隊更是死傷不計其數,這對于白家的元氣是巨大的損耗。

    不過此間白家之中卻有一人對于秦川和藍劍的來訪早有預料,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白家家主白煥生。

    此刻的白煥生正一臉嚴峻的端坐在白家的花廳之中,聽著莊園外秦川這雄渾有力之音,白煥生的眼睛忽然耷拉了一下,然后長吁了一聲道:“藍劍,秦川,呵呵,來得還真快啊。”

    一邊說著白煥生的目光一邊朝著花廳之外張望,很顯然之前白煥生還僅僅只是懷疑白家出了內鬼,而現在白煥生幾乎可以肯定自己這偌大的白家早已經有了藍劍安插進來的釘子了。

    想著想著白煥生的臉色忽然(陰yīn)沉了起來,似乎心中已有了一些算計。

    而就在白煥生沉吟之時,白軍是臉色慌張的從外面跑了進來:“爺爺,爺爺……”

    不過沒等白軍開口,白煥生就呵斥道:“慌什么,有什么話慢慢說。”

    說著白煥生那威嚴的目光直接籠罩在白軍的(身shēn)上,嚇得白軍整個人都是一哆嗦。

    白軍可以說是白家第三代之中最為突出的一位了,他也是白煥生欽定的白家(日rì)后的掌舵人。所以平常時候白煥生對于白軍的要求可謂是異常的嚴格。

    不過就算是如此白煥生心中依舊遺憾,畢竟白軍比起葉家的葉謙來那簡直是云泥之別,這也是無可奈何讓人唏噓的事(情qíng)。

    站定在白煥生的(身shēn)邊,白軍平靜了一下心神之后這才道:“爺爺,藍劍的人來了,現在就在門外,是秦川親自帶隊……”

    “秦川?”白煥生冷眸一笑道:“就他一個人嗎?”

    “不,還有納蘭宮羽以及藍劍幾個處長。”白軍回答道。

    “那個張昊和柳家的小子呢,也來了嗎?”

    白煥生繼續詢問道,從他這番問話中可以看出白煥生此刻最為忌憚藍劍的還是張昊和柳明傳兩人。畢竟這兩人是葉謙一手調教出來的,而且張昊的修為已達天元七重天,就算是白家所有內門長老一起出手那也指不定是他的對手。

    白軍則長吁了一聲道:“張昊和柳明傳似乎并不在其中,他們可能還有別的任務,又或者他們現在正在暗中觀察。”

    白軍的分析到不是沒有道理,對此白煥生也是輕輕點了點頭。

    而就在白煥生和白軍交談的同時,秦川的聲音再次籠罩在了整個白家莊園的上空。

    “白家老爺子何在,還請出來一見?”

    此刻的秦川這一聲怒斥更是底氣十足,那言辭之中的意思是根本就不將白家放在眼中。

    聽到秦川這一聲,白煥生的眉頭開始沒來由的皺了起來。

    輕哼了一聲,白煥生怒道:“哼,后生小輩,得了點便宜就如此目中無人了,還真當我白家可欺不成。”

    說著白煥生憤怒的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

    而一旁的白軍卻道:“爺爺,此刻和藍劍開戰可不明智啊。一來,咱們還沒做好完全的準備,二來,咱們和藍劍開戰便宜的只能是其他家族……”

    白軍一邊說著,一邊臉色慘白,顯然此刻的白軍已經是怕了藍劍了。而這一切全部都落在白煥生的眼中。

    白煥生則只是輕描淡寫了一句道:“老頭子并不曾說要和藍劍開戰,但我白煥生堂堂白家血脈也不可能仍由人欺負到門上來。”

    說著,白煥生一揮手道:“走,隨老頭子出門看看,我倒想見識見識這秦家的小子這次又打算玩什么花樣?”

    話音落白煥生帶著白軍就怒火沖沖的朝著白家的門庭走了過去。

    而此刻的白家大門口那陣仗可不是一般的大。

    秦川等人是一字排開站在白家的石階之下,而白家的石階之上此刻全部是白家的衛隊,先天,龍象,牛虎,加起來總共有幾十號人,他們就這般和秦川帶領的藍劍對峙著,不過他們的臉上卻顯而易見的表現出了一種恐懼的(情qíng)緒來。

    “瑪德,和他們這群人還廢什么話呀,頭兒,要不然咱們直接殺進去得了,免得啰嗦。”

    此刻的狼牙早就有些手癢了,畢竟自從進階到天元境界之后狼牙可還沒有真正的動過手呢?

    反而是秦川一臉笑意道:“不著急,再等等,咱們現在是重兵壓境,我就不信了白家那老鬼能夠忍得住。”

    雖然秦川如此說著,但此刻他的心頭卻也有些安奈不住了。如果說上次帝都大廈的較量是藍劍掌握東方異能界的轉折點的話,那這次對付白家那就是藍劍嶄露頭角的第一戰。

    秦川甚至可以預料,如果這次藍劍能夠成功進駐白家,對白家進行徹底的搜查的話那以后的帝都就是藍劍說了算了,整個帝都的黃金家族都不敢對藍劍進行反抗。

    而就在藍劍和白家這些衛隊相互對峙的時候,白家那些守在門前的衛隊忽然讓開了一條道路來。

    秦川一看,心中立刻笑了起來:呵呵,正主兒來了。

    此時此刻從人群之中走出來的不是旁人,正是白家家主白煥生,而跟在白煥生(身shēn)邊的則是白軍,白家第三代當中的第一人。

    面對秦川,白煥生的臉色可謂是十分難看,那是一種威懾,同樣是一種被惹毛的憤怒。

    輕哼了一聲,白煥生那雙眸子是直擊秦川,道:“秦少帥,你藍劍和我白家之間這段時間應該算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兒個不在你的藍劍總部待著,來我白家作甚?”

    白煥生這話可謂是毫不客氣,也沒有給秦川半分顏面。

    而對于白煥生的質問和憤怒,秦川只是瞇著眼,輕描淡寫的道了一句:“白家主到是快人快語,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本帥今(日rì)前來白家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搜查白家,還請白家主行個方便。”

    秦川此言一出白家上下包括白煥生都是臉色大變,震驚,憤怒,憋屈,這些(情qíng)緒一股腦的涌動出來,似乎能一把火吞噬了秦川一樣。

重要聲明:小說《修真狂少》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1769章搜查白家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