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傅瑾城篇556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三三三爺 書名:誘妻入室
    雖然現在他們之間還什么都沒有,但是傅驍城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他覺得多少應該有點苗頭了。

    “對。”傅驍城不自在的撥了撥頭發,“哥,你放心以后我會努力的。”

    “你自己心里有數就好。”傅瑾城很清楚傅驍城的努力跟他關系不大,反正不是為了他。

    不過,有人能讓他改變倒是一件不錯的事。

    “這次過來是為了公事?”傅瑾城又把注意力放在了薛永樓(身shēn)上。

    “嗯,過來這邊處理點事(情qíng)。”

    兩人便聊了起來,但聊了一會傅瑾城會往廚房那邊看一看,還問一下高韻錦有沒有什么需要他幫的。

    得到高韻錦否定的答案后,他又繼續跟薛永樓聊。

    半個小時后,傅瑾城起(身shēn)道:“應該差不多了,小錦沒力氣剁雞(肉ròu),我去忙一會,你們先聊會。”

    然后很快的廚房就傳來了剁(肉ròu)的聲音。

    傅驍城:“……”

    薛永樓笑道:“你哥是個好男人,你嫂子運氣(挺tǐng)好的。”

    高韻錦做了五菜一湯。

    她為了迎合傅瑾城的口味,最近前段時間一直在學做g市那邊口味的家常菜。

    在場四個人其中三人都是g市人,她煲的湯也是老火湯。

    “我會的粵菜不多,就做了這幾個……”

    高韻錦話還沒說完,傅驍城就說:“夠了夠了,已經很豐盛了,都是自己人不用這么客氣的。”

    說著,嘗了一口,贊許的點頭:“很地道,雞(肉ròu)也特別嫩,嫂子你真厲害,我哥有口福了。”

    高韻錦也嘗了一口,對于味道出奇的好她有點驚喜,但她笑道:“這個白切雞是瑾城做的,他第一次做白切雞呢。”

    傅驍城愣住了,“真的?那我哥做菜也是個天才?”

    傅瑾城給高韻錦夾了塊嫩滑的雞翅:“這個有什么難的?把雞放下去水里煮,注意控制火候和時間,再調一下醬汁就很好吃了。”

    “是嗎?”傅驍城沒下過廚,根本不懂。

    但他看薛永樓(挺tǐng)喜歡吃的,不由得想以后等他有機會了,他也嘗試著做一下好了。

    飯后,他們坐在一起聊天,高韻錦也沒上樓,偶爾插兩句話,氛圍很不錯,薛永樓他們坐了很久才離開。

    再過幾天就要開學了,高韻錦暑假都在外面,回來之后又跟傅瑾城回來了傅瑾城的房子,她還沒回家。

    第二天早上,她想回家住幾天。

    他們畢竟還沒結婚,傅瑾城自然沒反對,他開車送她回去,之后他也回去了事務所。

    “喲,終于回來了?”覃竟敘看到他,沒好氣的說。

    “晚上請你吃飯?”雖然過去那兩個月有什么事覃竟敘都會打電話來跟他溝通,但他扔下事務所交給他一個人處理確實不太地道,請他吃頓飯還是應該的。

    “這話就新鮮了,今天晚上不用陪學妹了?”

    過去很多次聚會傅瑾城都沒去,理由是他要回家陪女朋友。

    現在聽到他主動提一起吃飯,覃竟敘哪能放過調侃他的機會?

    “她回家了。”

    “我說呢。”

    兩人又聊了兩句,覃竟敘忽然說:“對了,程因有事找你。”

    傅瑾城語氣淡了幾分:“什么事?”

    程因過去確實沒再主動接近他了,但他還是不想跟她走得太近。

    “她父親公司那邊好像出了點麻煩事,據說跟你新公司的合作有點關系,想找你幫想一下辦法,可她聯系不上你,就托我問一聲。”

    “我已經讓人去處理了,你可以告訴她讓她不用找我了。”

    跟程因家有合作其實算是間接,因為程家那邊是跟他的合作商合作的,他合作商那邊的事宜,有一半是程因家在做。

    覃竟敘點頭,表示知道了,沒再說這個話題。

    兩人談了一會后,各自回去了辦公室,沒多久外面就傳來了敲門聲。

    “請進。”

    “是我。”程因站在了他房間的門口。

    傅瑾城目光淡淡:“什么事?”

    “是我父親的事,他——”

    傅瑾城打斷她的話:“竟敘沒跟你說嗎?”

    “說了,不過我指的是另一件事。我其實不想現在說的,但出了事務所我就找不到你了,所以才冒昧打擾一下。”

    她人都來了,他還能說什么?

    “坐吧。”

    程因搖頭,表示不用坐,她說:“我父親的事已經解決了,他想親自感謝一下你,不知你有沒有時間跟他一起吃個飯?”

    既然要一起吃飯了,肯定不只是想表達一下感謝這么簡單了。

    傅瑾城想了下,“可以,但我今天晚上約了竟敘,明天吧。”

    程因松了一口氣:“好。”

    她正要轉(身shēn)離開,想了下又補充道:“你放心,我不會糾纏你的,你大可不必這樣躲著我。”

    其實他家新公司項目在做之前就可以直接找她父親的。

    但他沒有,他反而舍近求遠找了另一個人合作,相當于間接和他們合作,這中間他是要多花一部分錢的。

    這一點他肯定是知道的。

    可就是因為她,他沒有直接找上她父親。

    他都做到這個程度了,她還能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嗎?

    傅瑾城很滿意。

    他要的就是要程因有這種覺悟。

    第二天中午。

    傅瑾城到了跟程因父親約好的飯店,就接到了高韻錦的電話,“我現在已經在飯店了,會好好吃飯的,放心吧。”

    兩人說了兩句,傅瑾城剛掛電話就看到了從洗手間出來的程因。

    程因腳步頓了頓,傅瑾城語氣淡淡:“程小姐這么早?”

    “我們也剛到,我父親就在里面,這邊請。”程父看到傅瑾城,忙起(身shēn)跟他握手,傅瑾城也禮貌回應,但態度是既客(套tào)又疏遠的,還有幾分淡漠,神色莫測,跟他剛才跟高韻錦聊天的眉目溫柔,聲音低沉寵溺的時候

    完全不一樣。

    她對他的事(情qíng)并不完全了解。

    但在他和她家公司間接有合作后,她才知道他除了事務所還開了其他公司,他在商界還有一定的名氣。

    前一段時間,她也從覃竟敘的嘴里聽說他又要上學又要工作,這么忙了還要不顧一切的丟下手頭上的事,堅持帶他女朋友出去玩。這樣的人……

重要聲明:小說《誘妻入室》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377章,傅瑾城篇556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