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又見白為任

    孫德勝喜不勝收,劉瑯也是非常高興。

    “恭喜孫老,當年島國給我們帶來了巨大傷害,這錢也算是一點利息了。”

    “呵呵,沒錯,這就是利息,這一次島國也是損失慘重,恐怕一時半會也恢復不過來了,他們經濟不好對我們國家也是有好處的。”

    孫德勝站在國家安全的立場當然是希望周邊的國家都倒霉。

    “對了劉瑯,你這次賺了多少錢?”

    孫德勝很好奇這件事。

    “我和火家人一共賺了二十五億美金。”

    劉瑯也沒有隱瞞對方。

    “啊,二十五億?”

    孫德勝被這個數字嚇了一跳,邵明濤差點一(屁pì)股坐在地上,倒是周明沒什么反應,在他看來一億美金和二十五億美金沒多大區別,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數字。

    “呵呵,呵呵,好,好呀,你這個小家伙真是“貪婪”,我們是拿了點利息,你這是直接開始拿本金了,佩服,佩服!”

    孫德勝伸出大拇指。

    “島國這次金融危機其實背后是美國人在((操cāo)cāo)控,他們買空賣空炒(熱rè)了島國的金融市場,致使金融市場充滿了泡沫,所以真正的贏家其實還是美國人,他們的公司企業恐怕在這場危機中賺了數百億,我們只是坐了一趟順風車而已。”

    劉瑯不忘提醒對方一下。

    “哼,美國人真是可惡,到處搞破壞,連朋友都要坑。”

    提起美國孫德勝就來氣。

    眾人一邊吃一邊聊天,孫德勝得知劉瑯來首都是為了搞局域網的事(情qíng)后馬上表示贊同,當然,他不知道什么是網絡,可是他現在無條件信任劉瑯,覺得劉瑯說得就是真理,必須要好好落實,如果需要他幫忙的盡管提出來。

    周明今天見識到了劉瑯的神通廣大,以前只知道他和白為任、江波濤這些領導關系很好,現在都扯上了軍隊,這個小孩子豈不是在高層中間“肆無忌憚”了嗎?

    晚上劉瑯三人就在勇力俱樂部住了下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他的“大哥大”響了,是白為任的秘書親自帶來的,要他明天參加一個由白為任主持的會議。

    劉瑯到首都之前給江波濤打了電話,其實關于局域網這種新生事物江波濤也說不明白,但劉瑯說這件事很重要,希望高層推進一下,把相關的部門都叫到一起研究研究,劉瑯提出的事(情qíng)沒有小事,所以江波濤馬上向白為任做了匯報,白為任正好有一個例行會議,所以就把劉瑯叫了過來。

    這在周明看來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qíng),白為任那個級別的領導是說見就能見的嗎?可是劉瑯就能夠做到,周教授不知道劉瑯在辦公廳中有一個外號,叫做“辦公廳編外主任”,他的很多理論都要被工作人員寫到報告里去。

    又過了一天,一大早八點多鐘就有專車來到勇力俱樂部,辦公廳的副主任于鵬親自前來迎接,見到劉瑯就(熱rè)(情qíng)的迎了下來。

    這個小家伙可是越來越厲害,前些年還只是在理論上對國家產生影響,這幾年直接搞起了實業,而且前天晚上劉瑯說自己和火家賺了二十多億美金的事(情qíng)已經傳開了,一個十歲大的孩子一下子賺了二十多億,這件事再次刷新了所有人對劉瑯的認知,成為一個傳奇,甚至劉瑯都快成了年輕干部的偶像了。

    “劉總,我是辦公廳副主任于鵬,咱們之前見過兩面!”

    這位副主任也是剛剛上任的,之前并沒有和直接打過交道,所以要主動介紹自己。

    “于主任您好,兩年前在參加白總理的會議上我們見過。”

    劉瑯過目不忘,把時間都記得清清楚楚。

    “對,對,劉總真是記憶力超群,這位就是周教授吧,您和黃教授帶領的中芯科技是我們國家最好的企業,辛苦了,辛苦了!來,兩位快上車。”

    白為任的辦公地點劉瑯來貨很多次,以至于不少警衛都認識他了,見到劉瑯都要忍不住燉看兩眼,周明教授只來過一次,那是三年前中芯科技確定重大突破時受到了嘉獎,國家最高領導都出面回見他們。

    在于鵬的帶領下兩人來到了會議室,會議室中已經坐滿了人,正在小聲的聊著,見到劉瑯馬上安靜了下來。

    “劉瑯,周教授,來來來,到這邊坐!”

    江波濤馬上站起來向兩人揮手。

    在江波濤后面的一排凳子上坐著幾位上了年紀的老者………當然,在坐的人年紀最小的也都五十多歲了,不過這幾位很明顯不是官員。

    幾個人是首都幾所高校的校長,把他們找來顯然是要商談劉瑯提出的問題。

    華夏大學的校長叫做呂孝仁,也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他和劉瑯認識,見到對方也是點頭招呼。

    “呂老您好!”

    劉瑯先問候呂孝仁。

    “劉瑯,你的事(情qíng)白副總理已經知道了,不過一會兒你得向白副總理匯報一下(情qíng)況。”

    江波濤小聲的說道。

    “沒問題!”

    劉瑯點了點頭。

    別人向白為任匯報工作那得準備好幾天,劉瑯沒有秘書,也不需要準備,只要把事(情qíng)說清楚就可以了。

    當然,做局域網的事(情qíng)其實八字還沒有一撇,甚至大部分人都沒聽說過。

    局域網算是一個項目,一般項目怎么做?其實是比較復雜的。

    首先相關部門得先調研一下吧,然后形成一個調研報告,這份報告先送到市長面前,市長要是同意就可以干了,如果是重大的項目那得還送到高官面前和相關部委主官面前,要是再大的項目,那就得國家高層決策了。

    局域網項目就是個“空殼”,什么都沒有,甚至劉瑯連一個說明都沒寫,他就是把簡單的(情qíng)況告訴了江波濤,再經江波濤轉述給白為任,結果就被叫來當著所有部門的主官匯報(情qíng)況,這種事除了發生在劉瑯(身shēn)上外,再沒有第二個人了。

    這么沒譜的事(情qíng),別說是白為任了,就是一個市長也不會重視,但這是劉瑯提出來的,那就要重視。

    會議室里的各位部長和主任都在竊竊私語,一些人不時的還看向劉瑯,顯然他一下子成了焦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劉瑯過來要做什么,但按照往常,既然他出現就一定有重要的事(情qíng)商量。。

    五分鐘之后,白為任拿著一杯茶水從外面走了進來,眾人馬上站起(身shēn)來,而白為任向大家擺了擺手示意不要拘謹。

    “嗯,劉瑯過來了………還有周教授、呂教授、候教授、杜教授,咱們國家前三名大學的校長都來了。”

    白為任跟劉瑯和幾位教授打著招呼。

    “白副總理好!”

    幾位教授急忙回應。

    “幾位老先生趕緊坐,不要客氣,我這個人脾氣不好,著急了就罵人,但那都是對他們,工作做不好就得批評,你們幾位我可不敢怠慢,以后還希望各位能多培養幾位科學家呢!”

重要聲明:小說《重生1980之強國崛起》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又見白為任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