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3 變數3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夏閏羊 書名:皇帝培養手冊
    畢竟,襄武縣原先可是歸屬于馬騰。

    燒當滇忍雖然利用首陽縣的內部矛盾,輕而易舉地將之拿下,但是,他再次之前,畢竟只是個小人物而已,做事不緊密,這就給了城內忠于燒當滇猛的心腹逃出城的機會。

    逃出城的這個人,同樣也是燒當滇猛的一個內弟,他帶著自己的姐姐——燒當滇猛其中一個不受寵的小妾,以及這個小妾為燒當滇猛生的一個兒子,趁亂逃出了城,及時將兩縣陷落的消息送到了燒當滇猛的營中。

    若非有這樣的關系,以燒當滇猛殘忍好殺的(性xìng)格,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敢向燒當滇猛報這樣喪氣的信,因為即便燒當滇猛真得信了,出于個人(性xìng)格或者保密等原因,他也會將來向他報信的人當場殺掉。

    幸好報信的人手里面有燒當滇猛唯一一個還在世的兒子,他才能夠在燒當滇猛面前保住一條小命,而正是這個兒子的出現,這才讓燒當滇猛信了對方的話。

    就在得到報信的第二天一大早,燒當滇猛同之前悄然離開的燒當顛安一樣,帶著自己的軍隊悄無聲息的趁著晨曦離開了枹罕縣,急匆匆向著燒當滇忍逃走的方向一路追了下去。

    燒當滇忍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故此,在遇到閻行那一萬人的軍隊時,經過與燒當滇甲和李生的一番商議,斷然決定,率眾投靠韓遂。

    未了免除以后因為主動收留這些從隴西郡逃到金城郡的燒當羌部族的羌族人,而給了金玨攻打金城郡留下口實,得到消息的韓遂立即在成公英的建議下,讓成公英率領一支軍隊,將燒當滇忍此次帶來的所有部眾一分為二,并將兩部一路護送并全部安置到了金城郡最北部的令居縣境內。

    后來,這兩部便在令居縣境內分東西暫時各找地方定居了下來。

    再說奉命領兵進入隴西郡,前去支援成廉的吳班、胡車兒,以及武都氐族首領雷定等五部首領,在武都郡西北部羌道縣匯合以后,便順著之前成廉部進入隴西郡的進軍路線攻入了隴西郡。

    說來也非常巧,吳班他們剛好追上了準備率軍到枹罕縣赴援的燒當滇勇,和他整合一個月的臨姚縣縣城里的守軍。

    一,兩軍頭碰尾,

    二,兩軍相遇,雖然不是有心算無心,吳班等人也不是故意為之,但是,金玨軍和氐族人一方所率領的軍隊畢竟都是訓練有素的士兵,而燒當滇勇麾下的士兵,不管再怎么訓練,也都是部落主動送進臨姚縣縣城里的炮灰,在這么短的時間里根本無法提高他們的戰斗力。

    再加上,燒當滇勇本人在前軍,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吳班等人已經領軍如狼似虎般的銜尾殺上來了。

    因此,從兩軍剛一接觸的時候,燒當滇勇所部早就已經是敗局已定了。

    戰后,臨姚縣縣城內殘余的一萬多守軍,死的死,降得降,反正,能夠從戰場上逃走的羌族人很少,以燒當滇勇的勇武也沒有能夠逃脫,當他率領前軍想要返回頭阻擋吳班等人的攻勢時,被人快馬急、武藝高強的胡車兒一個照面就砍于馬下。

    燒當滇勇戰敗被殺,并不是說明他個人的武藝就差了胡車兒很多,在戰場上交手,作為主將的武將會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在亂軍中被他不熟悉的將領斬殺,并不奇怪,除非是像呂布、關羽張飛趙云那樣的猛將,就另當別論了。

    而胡車兒之所以能夠這么快,一青龍戟便斬殺了燒當滇勇,除了上述因素之外,自然還有其他原因,

    第一,胡車兒所騎的戰馬,是張繡親自賜給他的。

    作為張繡的心腹(愛ài)將,張繡將他手中保有的極為珍貴的西涼寶馬給了他一匹。

    第二,胡車兒能與典韋交手,說明,他是一員武藝不俗,而且,力氣很大的武將。

    若非如此的話,當初,胡車兒奉命在南陽郡圍殺曹((操cāo)cāo)的時候,他連典韋一個照面都擋不住。別忘了,在張繡決意背叛曹((操cāo)cāo)之前,曹((操cāo)cāo)因為(愛ài)才,私底下曾派人在暗中招攬過胡車兒,這也是當初張繡為何先降后叛的另外一個原因,并不單單只是曹((操cāo)cāo)睡了張濟妻子這么一個原因。

    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曹((操cāo)cāo)做事,起碼在張繡這件事(情qíng)上,做得一點都不地道,他既然已經準備接納張繡,為何還要在暗中派人招攬張繡的心腹呢?因此,無論是為曹((操cāo)cāo)戰死的典韋,亦或是曹((操cāo)cāo)的子侄曹昂或者曹安民,死得一點都不冤。

    第三,涼州人炮制出來的那個所謂涼州武將排行榜本(身shēn)就有不少的問題。

    真說起來,胡車兒自(身shēn)的武藝也的確是比燒當滇勇,甚至是現如今排名在涼州武將排行榜上比較靠前的幾位的武藝都要高很多。畢竟,在涼州人在評選這個榜單的時候,除了年齡這個因素之外,同時也把在外面流浪的張繡和他的部屬已經排除出涼州的緣故。

    因為燒當滇猛走得非常急,故而,等燒當滇雄得到消息的時候,在派人去追他的鐵桿七弟,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之前,作為燒當滇雄的鐵桿,燒當滇猛在包圍圈之中,承擔著非常重要的責任,他的突然離開,就讓包圍圈出現了很大的漏洞,為了安撫或者隱瞞住其他部落首領,也為了堵住這個漏洞,燒當滇雄不得不從他自己控制的軍隊當中,暗中抽出了一般的兵力,讓他的長子率領前往燒當滇猛在包圍圈的原駐地。

    而這些羌族人的異動,全都被被圍困在中央區域的成廉部內的鄧芝及時發現了。。

    鄧芝及時將此事匯報給了成廉,成廉聽完之后,立即將廖化和成全,以及奴隸軍中的漢人和羌族人公推出來的兩個代表,都被緊急招進到了中軍大帳之內。

    在奴隸軍當中公推代表,或者說是頭目,是成廉從金玨那里學來的先進經驗,以往,在與劉璋軍作戰的時候,只要是收攏了降兵,金玨都會命令手下的將領這么做。

重要聲明:小說《皇帝培養手冊》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1013 變數3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