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涼華見劉義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清花蔓 書名:落雪天
    澄水晶瑩,奇峰錦繡,山色怪石都應和著一個“幽”字。

    幽州的美景確實不錯,但是馬車內的人毫無心思欣賞,她只是一心想要見到幽州封地的主子劉義。

    秋天的山帶著千種色彩,也絲毫不及她此刻的復雜(情qíng)緒。收到書信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笑話,一個從來不被疼惜的“公主”。

    “我這個公主,在別人眼里是北華最受寵最尊貴的,可是我倒是一點也沒感受到!(情qíng)況至此,我還被蒙在鼓里,依靠這匿名信來知曉信息!”

    涼華每逢想到這里,總是忍不住心中酸楚,窗外的美景更是無心看了。

    劉義的(情qíng)緒也不盡安和,最近他心中總是不安,還經常做些奇怪的夢。昨(日rì),劉義見天象微微有異,于是悄悄潛到午陽河偷看了一番,發現那三個人確實有些動作。

    “這一切到底是什么?母后啊母后,你不要再干預時局、擾亂天下了好嗎?”

    劉義一遍一遍地抄寫經文,試圖為他的母后積些福德,他越來越擔心太后會成為天下的罪人。

    卯時一刻,劉義清閑幽靜的門被敲響,外有侍者來報:涼華公主求見!

    “涼華怎么來了?”

    劉義放下筆,看了看桌子上的經文,起(身shēn)去迎接。

    打開門,涼風灌了進來,(身shēn)心都有涼意。低頭一看,只見階梯上躥動著一抹紅影,涼華冒著小雨迅速地跑了上來。

    劉義的閣樓外有七十七階木梯,沾著秋雨有些濕滑,但一向恐高的涼華竟然不顧一切地跑了上來。

    “涼華何時不懼高了?”劉禮有些驚疑,出門迎了上去。

    “大哥!”

    涼華見了劉義,又哭又笑,模樣還是那般清秀,但神態里絲毫沒了曾經的驕傲。

    看著涼華激動的樣子,劉禮心中感到一陣陣涼意。“皇妹,你這是怎么了?”

    涼華哭著沖到了劉義的懷中,此(情qíng)此景令那唯一的侍者尷尬地走下樓梯。

    “大皇子、公主,久別再見可喜,奴才不打擾了!”

    劉義點了點頭,“你下去吧!吩咐廚房做些菜,再熬一壺姜湯!”

    “是!”

    劉義將涼華好生勸到屋子里,遞給她手帕擦拭淚水和雨霧,又將火爐端了過來。

    “你這是怎么了?”劉義輕聲問道。

    涼華收拾好裝束,整個人精神了許多,但那些哀愁和失意總是揮之不去。

    “大哥,你可要救救我啊!母后她,她太狠心了!”

    劉禮的心中突兀地響了一聲,好像是最后一點希望破滅了。他早知道太后并非行善之人,卻沒想到她竟然對自己的兒女也不放過。

    “你說…母后怎么了?”

    “母后,母后她跟著二皇子一起謀害三哥,現在…現在三哥恐怕已經離我們而去了!”

    劉義一驚,緊緊地捏著衣角不松手。“此言當真?”

    “大哥,你覺得我會騙你嗎?”

    涼華說著說著,淚如雨下,聲音哽咽。“她…對三哥不歡喜…就罷了,竟然起了殺心,還…還要以此事做要挾,她們…她們就要攻打平梁了!”

    劉禮一愣,心神紊亂,絲毫沒有淡然的神色。“你,你從何而知?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大哥,你躲清閑倒是厲害,現在都火燒眉毛了!”涼華而語,止不住眼淚。“母后要給你我賜婚,這你知道吧?你明明無心娶妻,母后卻要將侯王的女兒賜給你。而我呢?比三哥好一些,我要嫁給一個素不相識的平梁王子……你說,母后有那么討厭我嗎?還是說,這骨(肉ròu)親(情qíng)都比不上權謀?”

    “涼華!”

    “大哥,你最受母后寵(愛ài),她的狠心你不會明白!可是,事實擺在眼前,母后就是要走一條毫無人(性xìng)、顛覆黑白的路,你難道還要維護她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劉義愣在原地,心中浮現起以往那些點滴瑣碎;原來,母后真的是在迷途之中越走越遠了!那午陽河的人,確實是母后派去刺殺三弟的兇手,也是擾亂皇宮的兇手!我竟然,我竟然包庇了這么久……

    “大哥,我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不能再站在母后這邊了!跟著母后,我只是一顆棋子!就算是逃,我也不愿意被她控制!”

    劉義看著激動無比的涼華,苦澀地笑了笑。“你以為我想嗎?”

    涼華欣喜地看著劉義,拉著他的手說:“大哥,我就知道你是非分明!到了這一步,那我們怎么辦呢?”

    劉義(欲yù)言又止,看著涼華想道:皇妹原來是向我求助,她沒有可以依賴的人了!三弟,真的不行了嗎?從前,涼華最黏三弟,現如今也只有我了嗎?

    “大哥,若你也沒辦法,那就和我一起歸隱吧!”涼華摸了摸眼淚,看著窗外的小雨。“或許,我不該投生到皇家!”

    劉義搖了搖頭,給涼華倒了一杯(熱rè)茶。“你別急,不要哭了,事(情qíng)或許還有些轉機!”

    “有什么?”

    “涼華,我也不再支持母后了,這根本就是助紂為虐!不過,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你似乎一直都沒有關心過朝政時局,為何比我還知曉得多?”

    涼華嘆了口氣,低聲說:“實不相瞞,這一切都是一個宮中的人告知的。現在,只要是可靠的消息,我不會理會來源。盡管,此人有嫌利用我,但我也甘愿被利用,這總比蒙在鼓里強!”

    “原來如此!”

    劉禮明白涼華的意思,他也清楚這位個(性xìng)要強的皇妹的為人處世之道,不過心中仍有許多驚疑:傳信給皇妹的人似乎對這一切都了如指掌,其縝密心思、前后設計都精妙準確,還并不依附與母后的勢力,那這個人會是誰呢?又在跟母后打交道,又不想讓母后得逞,卻也不是極其反對惡行、厭惡黑暗之人,會是誰呢?

    “大哥,這北華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北華了,這母后也不是疼(愛ài)我們的母后了。如今,朝局動亂,江湖混雜,天下不安,我想借你的力量歸隱田園了!”

    “什么?”

    涼華苦澀地笑了笑,“我本來是想讓你跟我一起,但是看你似乎并不焦急。你我命運不同,我也就不勉強了,我只想離開這個勾心斗角、暗流涌動的地方!”

    劉義愣了愣,隨即歡喜一笑。“傻妹妹,你以為歸隱有用?我歸隱這么久,還是躲不過,你以為母后會放過你?況且,宮中那個指點你的高人似乎也不愿意你這樣做吧!”

    涼華皺了皺眉,嘆息聲更重了。“那大哥的意思是?”

    “為今之計,就只有占領先鋒、手握重權,否則只能任由踐踏,無法還手!”

    涼華驚喜地看著劉義,神(情qíng)中帶了些希望。“大哥,你終于覺悟了!”

    “我認為你說得對,我也看清了時局,這樣下去對我們誰也沒有好處!我們要阻擋母后,盡可能地阻擋!”劉義嘆了口氣,心想:母后,我只能忤逆你了!我只有這樣,才能保你一命!

    “那大哥有什么打算?我一向心思簡單、脾氣暴躁,并不適合做這些費腦子的事(情qíng)。從今以后,我就跟著你混了!畢竟我們都是母后的子女,這也也不算是謀反忤逆!”

    劉義點點頭,想了想又問:“你說母后已經讓二弟去平梁了?”

    “對!二皇子昨天帶著人馬到了鎮寧,想必今天就會達到平梁。他們想要借著皇上在平梁遇刺一事挑起戰端,以他們的勢力,平梁自然打不過!”

    “那最關鍵的就在于三弟了!”

    涼華點了點頭,哀愁之(情qíng)又布滿全臉。“可是,我聽說三哥似乎……”

    “我相信三弟吉人自有天相,但是母后確實下了狠手,想必他并不好過。等他發覺一切,或許比你還要氣憤激動,你說這怎么辦?”

    劉義悄悄看了涼華一眼,希望她并不是那般憤恨太后,不然又該怎么在劉禮手上保下太后呢?

    涼華想了想,嘆了口氣。“我還好,只是被母后嫌棄,又干預婚姻大事罷了!說到底,母后都沒有對我狠下殺手,對我也比三哥仁慈多了。可是,三哥從小不被母后喜(愛ài),甚至一直不歸還皇權,這一次竟然痛下殺手……”

    “那你認為三弟會如何?”劉義問得緊張又小心,內心的忐忑都移到了聲線的顫抖上。

    “要是換作他人,應該會報復吧!我若是三哥,或許也很難放下芥蒂!不過三哥寬容善良、思維豁達,所以我真不知道三哥會怎么樣!”

    劉義走到窗前,看著外面的小雨,心中想到:三弟,對不起,我沒有及時幫你!你一定要堅持過來,以后我絕對不會讓母后對你下手,也希望你不要記恨母后!這天下太亂了,我也不能安心清修了,是時候出山了!

    “大哥,你問這些,是打算重出江湖了嗎?”

    劉義低頭一笑,心中充盈著苦澀。

    “我本以為,我一直歸隱、從未變過。沒想到,從未變過的是我還是大皇子,一個沒有辦法迅速離開紅塵的人!”

    涼華聽得懵懵的,卻也有些感觸,她的直覺告訴她:大哥就要涉政了,局面是要改一改了!

    “若是三哥能(挺tǐng)過這一劫該多好!”

    劉義側(身shēn)看了看涼華,“我相信,他能!”

    “我也相信!”涼華走到劉義(身shēn)邊,同他一起看著窗外的山川,若有所思地說:“若是三哥回來,我們三個又可以相互扶持了!”

    劉義點頭一笑,他明白涼華的意思。“若他回來,我定會用盡全力幫他!”

重要聲明:小說《落雪天》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222章 涼華見劉義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