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法術

類別:武俠修真 作者:打眼 書名:仙宮
    數百只海鷹呼嘯而來,但其中只有幾只四級海鷹,其它的都是三級海鷹,危險程度并不是很高,這種(情qíng)形令葉瞳和其他幾人暗暗松了口氣。

    “那是什么?”

    黑武忽然指向那數以萬計的海鷹群,臉龐上一陣錯愕。

    葉瞳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看到四道璀璨的光芒,在遮天蔽(日rì)的海鷹群里爆發,而后則化作四道流光,不斷穿透一只只海鷹,緊接著,天空中的雷云漸漸凝聚,一道道閃電時隱時現。

    半刻鐘后,一道道手臂粗的閃電,掙脫雷云的束縛,疾風驟雨般朝著下面的海鷹群劈來,成百上千道閃電,仿若編織的電網,把這片世界照耀的更加明亮,也把數以千計的海鷹擊殺或者重創。

    海鷹群開始潰散,無數海鷹驚慌失措中朝著四周逃散,然而,就在此刻,在它們周圍忽然憑空燃燒起火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火苗出現的那一刻,便直接爆發,朝著兩側蔓延,最終圍繞著海鷹群形成一道火環。

    緊接著,火環上的火焰,如同倒垂的瀑布,熊熊火焰朝著下方宣泄,把絕大部分沒逃出去的海鷹全部籠罩在其中。

    “常瑭,你們常年飄在海上,應該對海鷹并不陌生,是否知道有什么辦法,可以吸引過來大量的海鷹?”葉瞳看著那絢爛而狂暴的場面,心中若有所悟。

    “有,豚香。”常瑭收回目光,強壓住內心的震撼,不可置信的說道:“難道,難道這海鷹群是被對方故意吸引來的?”

    葉瞳默默的點了點頭,他已然明白這是什么(情qíng)況,看似那兩艘海船被數以萬計的海鷹圍攻,實則并非如此,那兩艘海船下面,也沒有什么六級以上級別的海獸,其實這都是那兩艘海船上的人玩的把戲,真正的捕獵者不是那些海鷹,而是那兩艘中型海船上的修道者。

    四道長虹,乃是四把威力無窮的飛劍,道道閃電,乃是強者們施展的雷電法術,而火環火瀑,也是強大的修道者施展的法術,他們這般布局,目的就是為了吸引更多的海鷹過來,然后困在這里一網打盡。

    “這才是真正的捕獵啊!”葉瞳臉上露出一絲苦笑,自己之前也是在捕獵海獸,但與這些人相比,簡直就是小打小鬧。

    不過葉瞳不習慣這種團隊捕獵,也沒那份能耐,收回目光后,看向光罩外數百只海鷹,發現它們攻擊光罩的速度減緩很多,有些甚至已經飛到高空。

    “要結束了!”常瑭收回目光,滿臉劫后余生的慶幸。

    果然,隨著遠處遭受攻擊的海鷹如雨般墜落,圍繞著這艘小型海船的數百只海鷹,仿若是受到驚嚇,紛紛朝著四周逃散,一場危機解除。

    “走吧!”

    葉瞳不愿意再觀看別人捕獵,通過今(日rì)所見,他忽然發現自己忽略了很多事(情qíng),比如法術的鉆研和運用,對于這個世界上的修煉者來說,沒有突破到筑基期,是很難使用法術的,但他卻不一樣,有著上一世的經驗,即便現在修煉出的是元氣,依舊足夠使用了。

    葉瞳之前很少使用法術,是因為受到了這個世界修煉者的影響,導致葉瞳心里始終認為,只有不斷突破修為境界,壯大自(身shēn)的實力才是最主要的。

    如今想來,法術神通同樣是自(身shēn)實力的一部分,就仿若用陣法困敵,殺敵,煉制毒藥毒殺敵人,用符攻擊敵人……這些都是自(身shēn)實力的一部分,這和境界修為高低并沒有任何的沖突。

    籠罩海船的光罩已被撤掉,葉瞳盤膝坐在船頭,看著一望無際的蔚藍海面,手指捏成蓮花狀,元氣融入手印,溝通虛空存在的能量。

    海上,水元素最為濃郁。

    葉瞳輕易溝通水元素,隨著元氣釋放融而為一,一團拳頭大小的水團,漸漸凝聚起來,在葉瞳手印變化中,不斷變換各種形態,葉瞳的眼神,看向前方海面,隨著手臂虛抬,一道海水沖起,與他((操cāo)cāo)縱的水團融為一體。

    “劍……”

    “刀……”

    “水龍……”

    葉瞳的(身shēn)軀飄然而起,道道法決打出,海水不斷演變各種東西,當最終化作一條水龍的時刻,葉瞳瞬間釋放,水龍朝著前方呼嘯沖去,不過,只沖出數十米,葉瞳的控制力便直線降低,然后散掉落入海里。

    “還是太弱啊!”

    葉瞳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shēn)朝著后面看去時,便看到常瑭和黑武幾人,已經站在不遠處,全都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

    “不用驚訝,一點小法術而已,威力有限。”葉瞳搖了搖頭,心里已經暗暗打定主意,找機會一定要多購買一些關于法術神通的典籍,他現在除了雷訣,其它方面的法術,可以施展的都是最淺顯的。

    “葉瞳兄弟,你難道突破到了筑基期?”常瑭箭步竄到葉瞳面前,眼神里頗有些期待,如若葉瞳突破到筑基期,那么在接下來的捕獵中,葉瞳就能更輕易的捕殺高等級的海獸,這會令他們跟著暴富。

    “沒有!”葉瞳搖頭說道。

    “你沒突破到筑基期,怎么可能施展出法術神通?”常瑭愣了下,臉上滿是疑惑的表(情qíng)。

    “有些事(情qíng),并非絕對,東睦大陸廣闊,星辰世界更是浩瀚無際,數以億計的修煉者,修道者,總會出現一些變數,很多神通秘術,很多超乎別人想象的能力,就算是結丹期強者都無法全部了解。”

    “天底下,奇人異士數不勝數,而天上呢?”葉瞳緩緩抬頭,看向蒼穹天幕,繼續說道。

    常瑭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是否接受了葉瞳的解釋。

    海船繼續漂泊在海上,沒有再遇到之前那兩艘海船,或許那兩艘海船上的強者們,已經在捕獵之后滿載而歸。

    葉瞳在隨后的幾天里,每天除了修煉,便是鉆研水系法術,經過他的摸索和一次次施展,在施展水系法術方面,倒是有所精進,至于捕獵海獸,除非有四級海獸,或者數量太多的低級海獸,他才會出手,否則全都交給常瑭幾人捕殺。

    清晨,一輪紅(日rì)從東方海面處升起,朝霞萬丈,照耀在涌動的海面上,波光粼粼,煞是美麗,一些游魚躍出海面,平添幾分生機。

    葉瞳攝取一縷東來紫氣,轉化為精純的元氣后,緩緩睜開雙眼,四五公里外,有一艘殘破的海船,正漂浮在海面上,葉瞳沒船艙外看到人影。

    “那邊,靠過去。”葉瞳飄然起(身shēn),指向遠處那艘殘破的海船。

    如今常瑭幾人對葉瞳,已經是惟命是從,所以沒有半分遲疑,便調轉航向,朝著左前方航行過去,很快,海船便靠近那艘小型的殘破海船,黑武更是跳到那艘殘破海船上,大聲喝道:“船上有人嗎?”

    “有!”微弱的聲音,從船艙里傳出,而且還不止一人的聲音。

    黑武推開艙門,目光朝里面掃視幾眼,頓時鉆了進去,片刻之后,他攙扶著兩位清瘦青年,從里面慢慢走出,這兩人衣衫襤褸,還有干枯的斑斑血跡,他們的腳步虛浮,仿佛風燭殘年的老人,值得人注意的是,他們的(身shēn)形差不多,容貌也幾乎一模一樣,明顯是一對孿生兄弟。

    “你們……有吃的嗎?”左側青年嘴唇蠕動,眼睛里充滿希翼:“我們已經在海上漂了將近一個月,盛放食物和淡水的空間錦囊,在與海獸廝殺中遺落,所以我們現在很渴很餓。”

    “你們將近一個月都沒吃喝?”黑武詫異問道。

    “我們之前(身shēn)受重傷,經過四五(日rì)時間才恢復了一些,然后獵殺到少量的魚類充饑。”左側青年一臉苦澀的說道:“對了,我們還僥幸獵殺了一只一級海獸,如若不是喝了它的血,恐怕撐不到現在。”

    “真可憐!”黑武嘆了口氣,取出淡水和食物,然后轉(身shēn)看向葉瞳。

    “你打算怎么做?”葉瞳開口問道,他不是這艘船的主人,充其量只是個過客,如何抉擇那是黑武和常瑭的事(情qíng)。

    “我想,咱們是否載他們一程?等到了附近的海島集市,再讓他們離開?”

    “看這艘海船,應該是已經毀了,如若再遭受到海獸攻擊,恐怕很容易被擊毀,真遇到這種(情qíng)況,他們只有死路一條。”黑武說著,朝常瑭看了一眼,接著說道。

    葉瞳靜靜打量著兩人,腦海中卻在思索著他們話里的真實(性xìng),他乘坐這艘海船出海已經有十幾(日rì),便經歷過數次生死危機,而眼前這兩兄弟卻口口聲聲說,他們這般活了將近一個月,如若不是他們運氣太好,就是這片海域沒什么海獸,更很少有七彩漩渦。

    還有他們的面相……

    駝峰鼻再配上鷹鉤似的鼻頭,說明他們心思曲拗,思見較深,功于心計,精于算計他人,兩人顴骨橫長,說明他們(性xìng)格暴躁,容易與別人起沖突,并且手段狠毒,往往都是包藏禍心之輩。

    葉瞳觀察的很仔細,他還發現這兩人的印堂都有懸針紋,這種人(性xìng)格偏激,骨子里充滿執拗和冷酷,容不得別人說他們半點壞話,并且言語和行動中,都會很**獨裁。

    “你們剛殺過人?”葉瞳忽然開口問道。

    “你說什么?我,我們都這樣子了,怎么可能去殺人?”聽到葉瞳的話,這對孿生兄弟面色一變,他們相視一眼,均是搖頭否認。

重要聲明:小說《仙宮》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八十五章 法術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