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我認識你嗎?

    “住手!!!”

    “你們是什么人?”

    紫苑那龐大的魔力噴涌,已然是搞的北歐魔法學院人盡皆知。

    在這種(情qíng)況下,沒過多時,便有兩個魔力明顯只是遜色的紫苑半籌的s級強者登場了。

    看看對方樣子。

    一個是年紀大概在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另一個則是年紀至少也得八十往上,花白的胡須都垂到腰間的老頭子。

    這就是北歐魔法學院的s級強者?

    圣魔導師……也不過如此嘛。

    雖然李林并不是魔法師,但并不妨礙他與紫苑溝通,確定對方的能力。

    那么按照紫苑的說法,她雖然以一敵二不一定能完勝對手,但一對一,那兩個家伙沒人能戰勝她!

    在得到這一肯定消息后,李林自然是來的無比淡定。

    “繼續!”

    如今李林算看出來了,今天他來北歐魔法學院,擺明了就不是不受某些人歡迎。

    既然不歡迎,那他不如索(性xìng)直接做個惡客。

    反正這都是你們自己找的,又與我何干?

    “你……”

    眼見己方到來,李林竟然不管不顧,還繼續指示紫苑加大魔力輸出,這可是讓那兩個圣魔導師十分惱怒。

    幾乎是下意識的,那個中年圣魔導師便想吟唱咒文,對紫苑施以魔法攻擊。

    然而還不等他的咒文念出半句,再看李林那邊,他卻是在短短瞬間完全著裝了藍色眼淚,并且將全部的槍口炮口對準了那個中年圣魔導師。

    “你再念啊!你再念!我就干掉你!”

    魔法師的力量強大嗎?

    是的,魔法的威能全然不下余任何高科技武器,尤其圣魔導師所能施展的(禁jìn)咒魔法,更是堪比戰略級武器的威力。

    但問題是,魔法師在擁有莫大威能的同時,也具備相當的短板。

    比如吟唱時間的問題,想要施展大型攻擊法術,就永遠逃不開這一環節,哪怕是圣魔導師,也是一樣!

    所以在戰場之上,魔法師永遠需要前排保護,如若沒有前排,那就必須提前使用防御魔法加持自(身shēn),這才能確保安全施法。

    只不過那中年圣魔導師在(情qíng)急之下,哪里又顧及的上施展防御魔法。

    這下好了,全然沒有半點兒防御的他,面對李林的長槍短炮,根本是無有半點兒反抗之力。

    我這一炮下去,你很可能會死!

    哪怕你是s級圣魔導師!

    那么面對李林的威脅,中年圣魔導師的吟唱自然也是在中途卡殼,那種想吐吐不出,收又收不回去的尷尬,甚至差點兒引發了他的魔法反噬。

    尼瑪這不是坑人的嗎?

    被一個戰姬近(身shēn),自己一個法師還怎么玩!

    “小友不要沖動!我想這只是一個誤會!”

    中年圣魔導師頭腦一(熱rè)就想動手,但反觀那個年長的圣魔導師,卻是很快洞察了現場的(情qíng)況。

    尤其他在認清了李林的(身shēn)份之后,更是了然了前因后果。

    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損失,那個年長的圣魔導師是立刻入場。

    “誤會?”

    “雖然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們北歐魔法學院,但你們這一上來就讓我滾出去,隨后又對我喊打喊殺,我不要面子的嗎?”

    年長圣魔導師口稱誤會,可李林卻是壓根就不吃他那(套tào)。

    雖然這件事的起因很小,但對于李林而言,這就是個莫大的侮辱!

    你們魔法協會是聯邦最大的幾個超凡協會之一,常年囂張慣了我不管。

    但你囂張到我頭上……

    你們考慮過后果嗎?

    真當我是一盤菜,隨便你們怎么拿捏都成?

    開什么玩笑!

    “小友請放心,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我方必定進行詳盡的調查,嚴懲肇事者!還小友一個交代!”

    李林這邊是不依不饒,但年長圣魔導師卻不得不息事寧人。

    估計他也清楚,今天這事要是不拿出個交代來,人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所以沒辦法,誰惹出來的鍋,查出來后嚴懲唄。

    這樣總沒問題了吧?

    “調查就沒必要了,就那幾個,一上來就讓我滾,你就說這事兒怎么辦吧。”

    李林不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主兒,今天事(情qíng)搞到這個地步,如果再繼續下去,雙方翻臉對誰都不好,他也心知肚明。

    不過這口氣,終究還是得出的,尤其那個叫做沃納的家伙。

    如果讓他舒服了,李林就會很不舒服!

    “沃納……這……”

    李林抬手一指,那年長的圣魔導師自然是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這不看還好,一看之后,年長圣魔導師的表(情qíng)是立刻變得僵硬了起來。

    喲呵?

    這還認識啊。

    “怎么?有什么問題嗎?”

    一看那年長圣魔導師的表(情qíng),李林頓時發出了一聲冷笑。

    瞧這意思,熟人?

    怎么著?

    因為是熟人所以不好處理?

    那用不用我幫幫你?

    “這……實不相瞞,他……是我不成器的孫子。”

    “唔……如果可以的話,還請小友給我這個老頭子一個面子,就此罷手如何?”

    為什么年長圣魔導師的表(情qíng)很僵硬?

    正如他接下來苦笑所言的那般,那個沃納正是他的親孫子。

    如果換成別人,致使學院出了這么大亂子,少不了就得開除學籍,直接將那害群之馬清除出學院。

    但這事發生在自家孫子(身shēn)上,那可就有夠讓人糾結了。

    開除誰,他也不能開除自己的孫子是吧?

    所以無奈之家,年長圣魔導師只能強行露出笑臉,很是無奈的向李林妥協。

    然而……

    “給你面子?請問老人家你誰啊?”

    年長圣魔導師一開口,李林的眉毛就頓時跳了一跳。

    對方想保那個沃納的心思,他又如何看不出來?

    只不過……

    我憑什么給你面子?

    我跟你很熟嗎?

    雖然面對那年長圣魔導師,李林臉上并沒有露出任何諷刺的表(情qíng),但他話里話外的意思,卻是無不透露著一個態度。

    你想我給你面子?

    我認識你嗎?

    “……”

    作為一名圣魔導師,地球聯邦戰力金字塔最頂端的人物,這個年長圣魔導師何曾受過如此的待遇?

    他走到哪里,哪里不是奉承聲遍地?

    可結果倒好,今天他偏偏栽在了一個毛頭小子手里。

    這么不給面子?

    難道他還真打算跟北歐魔法學院作對嗎?

重要聲明:小說《我家有間萬事屋》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二百五十五章我認識你嗎?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