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連神經病都能當神將?

    能夠擁有一個頂級的a級式神,玲的潛力已經得到了現場絕大多數(陰yīn)陽師的認可。

    那么按理來說,接下來就應該是皆大歡喜的局面,讓遙順利成為神將,同時也讓李林完成任務。

    可結果倒好。

    就在這么一個關鍵的時刻,突然出現的尖銳聲音,是仿佛一鍋好湯里多出了幾顆老鼠屎。

    這還真是有夠惡心人的!

    “岸和!你想干什么!”

    伴隨著那個尖銳的聲音響起,幾乎是下意識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投向到那聲音傳來的方向。

    而就在看清那聲音的主人之后,知野會長這邊的臉色也是(禁jìn)不住的往下一沉,十分嚴厲的開口質問道。

    “我干什么?”

    “一個連毛都沒長齊的小丫頭,就想成為與我平起平坐的神將?她配嗎?”

    “真以為有了個a級式神就能成為神將?什么時候(陰yīn)陽寮的神將這么不值錢了?隨便找來個阿貓阿狗都能做?”

    伴隨著知野會長的質問,那個尖銳聲音的主人也是踏步走到了眾人中間。

    差不多二十多歲的年紀,一頭長發披在腰間,被染成了五顏六色,臉上卡著一副粉紅色的墨鏡,同時(身shēn)穿著一(身shēn)馬叉蟲到不行的淺粉西裝。

    這家伙……

    是個gay佬?

    是的沒錯,雖然穿著打扮馬叉蟲到不行,可實際上,站在眾人面前的這個家伙,卻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男(性xìng)。

    嗯……

    而且忽略打扮單看外表的話,這家伙還是那種臉頰深深凹陷,極度營養不良的丑男。

    這種人……

    也是(陰yīn)陽師?

    隨著這個丑男的出現,李林就感覺(胸xiōng)腔一陣的反胃。

    最讓他無法理解的是,這樣一個非主流的丑男,竟然還能成為(陰yīn)陽師?

    而且聽他這意思,他貌似還是個神將?

    “大膽!”

    那丑男小丑一般的登場,已經是引得紫苑和玲的深深不滿。

    這家伙……

    他竟然敢詆毀遙?

    你在找死!

    “等一下!”

    對于敢來作死的家伙,紫苑這邊是下意識的便想出手。

    不過就在紫苑想要宣泄怒火的時候,李林這邊卻是在第一時間將她攔住。

    “主人?”

    “這里交給我來處理!”

    鄰家的妹妹被人詆毀,李林生不生氣?

    廢話!

    他當然很生氣!

    更何況這個丑男的打扮也是極大的沖擊著他的審美觀,甚至讓他超級想吐!

    這樣的家伙,他究竟是怎么有勇氣站出來的?

    不過心中的憤怒,并沒有影響李林的理智。

    他這次來,可不是為了搞事(情qíng)的。

    就算要教訓對方,也不是在這一刻!

    “知野會長?”

    阻攔了紫苑后,李林也沒理會那個丑男,而是將目光轉向到了知野會長的(身shēn)上。

    這里是(陰yīn)陽寮,是知野會長的地盤。

    如果他無法從知野會長這里得到一個滿意的答復,那時候再發飆也是不遲!

    “抱歉李林閣下,這件事我會給您一個交代!”

    感受到李林的目光,知野會長是下意識的露出了一抹苦笑。

    十分鄭重的一個九十度大鞠躬,在向李林表達了誠摯的歉意后,他才將目光轉回到那個出言不遜的丑男(身shēn)上。

    “岸和神將!你這話說的實在太過分了!”

    “我希望你能醒悟到自己的錯誤,向李林閣下,也向我們的新任神將望月小姐道歉!”

    再轉過頭來,知野會長的表(情qíng)已經變得非常嚴肅。

    且不說遙的到來,讓(陰yīn)陽寮誕生了出現s級(陰yīn)陽師的希望。

    哪怕單是一個李林,就已經不是自家協會能夠招惹的起的!

    可結果倒好。

    你惹誰不好,偏偏要在這個時候給人家上眼藥!

    你想死,可我們還想活呢!

    “道歉?道什么歉?”

    “一個靠女人上位的小白臉,再加上一個想靠式神上位的廢物,我給他們道歉?知野,你真是老糊涂了!”

    “神之(陰yīn)陽師?”

    “哼哼!這個世界上會出現神之(陰yīn)陽師,但只有我岸和田久,才有資格成為那唯一的神!”

    “想讓神道歉?”

    “你覺得可能嗎?”

    很顯然,知野會長是想以那丑男的主動道歉,化解當下的這番沖突。

    不過很可惜的是,對面的丑男,也就是自稱岸和田久的這個家伙,擺明了就是不給知野會長面前。

    相反的,哪怕是對知野會長,他也是毫不遲疑的出言嘲諷,那表(情qíng),真是要多囂張有多囂張!

    “岸和!”

    丑男岸和田久此言一出,頓時是氣的知野會長怒目圓睜。

    他沒想到,岸和田久竟然連自己的命令都敢違抗!

    不!

    這已經不僅僅只是違抗命令那么簡單了!

    他這……分明就是瘋了!

    “你們這里……連神經病都能當神將?”

    不得不說,對于岸和田久的這番嘲諷,李林的眉頭也是不(禁jìn)下意識的挑動了好幾下。

    見過作死的,可他從來都沒見過這么作死的。

    眼下(陰yīn)陽寮上下都對自己如此的重視,那個岸和田久只要不是腦殘,就應該沒理由這么放肆才對。

    出現這樣的狀況。

    要么那個岸和田久是有所依仗,覺得他能扛下一個s級強者的怒火,要么他就是真的瘋了,是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而根據李林的推斷,后者的可能(性xìng)貌似來的更大。

    這也就是說……

    斜眼看了一下(身shēn)旁的知野會長。

    你們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只要是個人就敢往里收?

    “不……李林閣下請不要誤會,岸和神將他……因為早年受到過一些刺激,所以才會有些瘋瘋癲癲。”

    感受到李林那略帶詭異的目光,知野會長一時間不由得也是非常尷尬。

    岸和田久,(陰yīn)陽寮中的最強神將,于數年前的一場大戰中重傷,腦部受到刺激,導致其偶爾說出瘋癲之語,整個人也是自那場意外后大變了個樣。

    在李林到來之前,知野會長還特意確認過,檢查了好幾遍,確定岸和田久沒有發病,這才讓他出來見人。

    可結果倒好,這人是見到了,途中卻是鬧出了這么個亂子來。

    你說你早不犯病晚不犯病,偏偏這個時候犯病,是真的要給我上眼藥嗎?

重要聲明:小說《我家有間萬事屋》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四百零三章連神經病都能當神將?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