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4章她就是不能生,我也要1

    這頓飯,只有他們三個人吃,意歡很開心,絲毫不會因為過幾天就要離家而傷心,開開心心的樣子。

    雖然要當小男生的樣子,可是粉紅浴缸是她不愿意舍棄的,每晚都要泡一泡的,本來何歡照顧她已經很得心應手了,可是她現在脆弱,秦墨不舍得她動手還是自己照顧意歡的。

    等忙完小家伙,又給了壓歲錢,他才回了書房找何歡。

    年三十這晚,他(允yǔn)許她晚睡。

    另外,他也想陪陪她。

    他們認識很多年了,但是除了前面幾年的青澀美好,后面就不怎么樣了,再后來她喜歡上了容越,加上這些年的婚姻品質實在是糟糕。

    似乎這么多年了,就沒有好好地相處過。

    何歡坐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本筆記本在看小電影,秦墨走過去坐在她(身shēn)邊自然而然地把她抱在懷里,“怎么不去起居室看,這樣脖子不難受?”

    “別煩,你讓我下來。”何歡掙了一下,隨后就看著他:“一把年紀了成天膩歪,你煩不煩啊?”

    秦墨的目光有些新奇,“秦太太,你嫌我老?”

    一把把她捉了過來,要就地正法的模樣,何歡咬了唇求饒,“秦墨,你讓我好好看完好不好?”

    他拿過了她手里的筆記本,研究了一下,淡笑:“看這個?”

    這時正好有一個畫面,是兩個女人,一個年長一個年輕而且很好看……

    秦墨盯著那畫面幾秒,隨后表(情qíng)有些不可思議,“何歡,你看這個?”

    何歡的面孔出現一抹薄紅,要搶他手里的筆記本,但是秦墨不讓直接自己拿著把那個畫面從頭到尾地欣賞了一遍。

    只是可惜,就一個片段。

    然后,故事就結束了。

    秦墨把電腦關了,何歡搶過去要開,一邊說:“我還要看別的。”

    “年三十,你就準備這樣冷落我?”秦墨低喃。

    何歡咬了唇,好一會兒才低低地開口:“去放煙花?”她知道后備箱里還有一些。

    秦墨啃了她的臉蛋一下:“再想想別的。”

    何歡看著他的眼神不對,(身shēn)子朝著沙發另一頭縮了一下,“不想。”

    “是不敢想,還是不想想?”他湊近,親呢地親親她,“秦太太不要偷懶。”

    何歡把下巴擱在沙發背上,好一會兒才低語:“我有點累。”

    秦墨本來撫上她肩頭的手又放了下來,然后笑了笑:“我們一起看電視。”

    說著,他就拉著她去了起居室里,放了……(春chūn)晚。

    何歡無語得很:“秦墨。”

    “很多是kg娛樂的明星,看一下不是正常的?”秦墨輕笑。

    何歡也就和他坐一起,然后像是無意地說:“好像蘇意柳也上了(春chūn)晚哦,和兩個男神同臺。”

    “你好像對她有很大的意見。”秦墨把她拽過去,直接按在自己懷里溫暖她。

    暖氣似乎對她永遠不起作用,小手還是冰涼的,何歡直接伸進他的毛衣里很暖和。

    秦墨也就掉過頭,默默地看她一眼。

    何歡哼了一聲,“我能有什么意見啊,你的前女友么……”

重要聲明:小說《久等了,唐先生!》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4004章她就是不能生,我也要1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