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三六三章 犯錯的代價 豈能做等閑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齊一奇 書名:2012前傳
    2000年一月三十一傍晚,黃阿姨在病房里陪著向雨真說話。

    不過聽說宋亭玉下午竟然來過病房,來看過向雨真之后,黃阿姨更是堅信了自己內心的想法。

    “雨真,很有可能,撞你的人就是宋亭玉,但是他找了一個民工司機頂包,然后他有不在場的證據,而且據說宋亭玉的家里勢力很大很大的那種,我和你爸爸心里也很矛盾,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所以,你來決定吧”。

    向雨真想了想說道:

    “媽媽,我記得你對我說過,就是不要失去了內心的正直與善良,這個我記得清清楚楚,宋亭玉這個人我也見了,我相信如果不是他撞的我,也絕對不會來醫院看我,然后看我的時候還騙我,說是我的好朋友。

    我不管他家里有什么勢力,既然違法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果我今天放過了他,正如你剛才說那樣,也許以后還會有另外一個我被撞,所以我的態度是,讓交通部門和公 安 部門,一定要抓住真正的肇事者”。

    “那我會轉告交 管部門的”黃阿姨說道“你還有什么事(情qíng)?今晚需不需要我在這里陪你?”

    “不用陪我了,這里有醫生和護士,再說了,我都好了,就是需要觀察幾天,你和爸爸太辛苦了,回家休息休息吧”向雨真說道:

    “對了,還有一個人,就是我醒來那天,和金俊宇在一起的那個人,叫崔寧的,為什么沒來看我呀?”

    “你要崔寧來看你?”黃阿姨問道“你還記得崔寧嗎?”

    “不記得呀,但是有種很親切的感覺,感覺他很關心我的樣子,媽媽,以前我和他是不是關系很好呀?”

    “你和崔寧啊,以前算是認識吧,不過已經很久不聯系了,他聽說你出了車禍,所以過來看看你”黃阿姨轉過頭,說道:

    “雨真啊,我們在醫院在待兩天,然后媽媽帶著你去買新衣服,然后回家過年好不好?”

    “好的呀媽媽,媽媽最好了”向雨真在黃阿姨的臉上親了一下,說道:

    “那你告訴崔寧,讓他有時間的時候來看我呀,我很想知道,以前和他認識的時候,都有過哪些故事呢?”

    “老婆,我去看看雨真,黃阿姨打電話來,說是讓我有時間去看看她,你不介意吧?”

    “傻老公,我有什么介意的,去吧,雨真這次死里逃生,不知道你的血液起了多大作用,不過按照我的理解,你和她之間,血脈相連,恐怕關系沒有這么簡單就斷了”。

    “老婆,你真的吃醋了?”

    “不是吃醋,是一種感覺,再說了,這個世界上,我唯一不吃醋的人就是雨真妹妹,等她出院了,我還想著約她逛街呢。

    我的意思是,既然她想見你,你就大大方方的去見她,不用顧及我的感受,我是最(愛ài)你的,也是最懂你的,只有我們倆才懂得我們的(愛ài)有多深,是經得起任何考驗的”。

    崔寧緊緊地擁抱著蘇若晴,然后兩個人長長的一個擁吻,崔寧這才出門。

    四十分鐘之后,崔寧來到了向雨真的病房。

    “崔寧哥哥,是我媽媽給你打電話了嗎?”向雨真開心的說道“我還以為你要明天才能來看我呢?”

    “正好今晚沒事,就來陪陪你,你好點了嗎?”

    “我啊,我和牛一樣健壯”向雨真握握拳頭說道“不過醫生說我的(情qíng)況比較特殊,必須要住院觀察幾天,然后還給減免了不少的醫藥費,所以我也就在醫院住兩天,不過我和媽媽商議好了,再過兩天就出院,要在家里過年的”。

    “這個沒問題,在醫院過年也真的沒意思”崔寧說道“對了,我去過交通部門了,真正的肇事者應該是一個富二代,找了一個頂包的司機,所以這件事(情qíng),如何處理,還是要尊重你的意見”。

    “恩,我和媽媽說了,真正的肇事者,應該是宋亭玉,是個很帥很高的富二代,下午的時候,他已經來醫院看過我了。然后還騙我,說是我最好的朋友”向雨真搖搖頭說道:

    “為了避免出現下一個我,我和媽媽說了,一定要讓他接受法律的制裁,所以,交通部門和公安部門一定會把事(情qíng)搞清楚的。

    不過媽媽也說了,他們家族應該很有背景,不過我才不在乎,我的要求就是不放過一個壞人,這是媽媽和爸爸從小教育我的”。

    “既然你這樣決定,我會支持你的”崔寧點點頭“不管他們家有多大的勢力,做了錯事就要付出代價”。

    “崔寧哥哥,你真好”向雨真開心的從上(床chuáng)下來,崔寧趕緊扶了一把,向雨真笑了:

    “下午我就偷偷起來,在房間里溜達了一會,我沒事了,天天躺著才不舒服,對了,崔寧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嗎?”

    “我啊,我都結婚了,改天介紹你嫂子給你認識,你嫂子一定會很喜歡你的”崔寧看著向雨真在病房里走來走去,然后說道:

    “雨真,你做夢夢見的黑洞,能形容一下是什么樣子嗎?”

    2000年二月一(日rì),農歷的臘月二十六。

    龍都的馬路上車輛稀少,多少的游子已經都回家過年,崔寧和蘇若晴開著車,行駛在去看望向雨真的路上。

    “雨真真的一點都不記得和你之間的事(情qíng)了?”

    “完全不記得,連你也不記得了,也不知道我已經結婚了,更不會認識你”崔寧說道“不過這樣也(挺tǐng)好,你和她之間也算是重新開始,就當認識了一個小妹妹。

    然后呢,主要還是宋亭玉的事(情qíng),我打聽了一下,這個宋家確實不簡單,雖然沒有姬家那么古老,家族勢力那么大,但是在龍都,很多行業都有涉足,地產、石油等生意都在做,而且宋亭玉的老爺子很不一般。

    但是我答應了雨真,一定要讓宋亭玉得到法律的懲罰,老婆,你支持我嗎?”

    “老公,雨真說的對,放過了宋亭玉這一次,還會有下一次,而且出了事之后,不僅找了一個替罪羊,而且還去醫院騙雨真妹妹。這樣的人絕對不能放過,管他家族有多少勢力,我相信老公的本事,老婆支持你。”

    宋家,龍國二環內一座四合院。

    “愚蠢啊,你找個替罪羊也就罷了,竟然還跑去醫院看望出事的小姑娘,你這叫做不打自招,叫做此地無銀三百兩”一個五十多歲,高大威嚴,一看就是上位者的老人,面色紅潤,中氣十足,看著在一旁大氣也不敢出的宋亭玉,氣不打一處來。

    “老爺,您消消氣,不就是一個小小的交通事故嗎?至于發這么大火嗎?”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龍國人民很熟悉的一張臉,在老人(身shēn)邊輕輕給老人捶打著肩膀,也幫著宋亭玉說著話:

    “亭玉少爺還是為了家族的生意,幾天沒休息好,所以才出了事(情qíng),那個小姑娘的單位也聯系了,他們單位的意思就是可以多賠點錢,因為畢竟小姑娘現在化險為夷,家庭條件也一般,多給點錢就是了,這個年代,誰會和錢過不去啊?”

    “錢錢錢,你們就知道錢,再說了,我說的是亭玉愚蠢啊,這一去醫院,等于把自己暴露了,一旦對方糾纏著不放,甚至讓其他家族知道這個消息,對我也有影響啊,我現在可是在緊急時期,不能有任何差池的”。

    “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去醫院,就是想看看,事(情qíng)到底有多嚴重,不過我(挺tǐng)永遠的人說,病人醒過來了,(身shēn)體沒事,我就很奇怪,要知道當時我直接把那個小姑娘撞飛了十幾米,然后摔在了地方。

    我就想著那個小姑娘真是命大的很,我就去病房去看看,沒想到,我一看到那個小姑娘,就再也不想走了,爸爸,你也知道我一向眼光高,很多明星我都不放在眼里。

    但是這個小姑娘,清純,簡單就像是沒有污染的清泉一樣,讓我一下子就心動了,我就想著,既然有這個緣分,我就要把握住,交通部門那邊,我已經拜托朋友去說和了,小姑娘的單位,一定也會看您的面子,我們再多賠點錢,這點事(情qíng)也就過去了,畢竟也沒有出人命是不是?

    關鍵是,我想著一定要追這個女孩子,既然這個女孩子福大命大,那就是命運賜給我的緣分”。

    “唉,你這么一說,我也理解,但是畢竟你肇事逃逸,這本(身shēn)就是犯罪行為,你首先要真心的取得人家的諒解,事主諒解了,其他的事(情qíng)才好解決”老人拍拍桌子說道:

    “交 通部門和小姑娘的單位,該動用的關系,讓你王阿姨去想辦法,我不能輕易出面,至于你喜歡人家小姑娘,就更要用點心思,多了解一下對方的家庭,以及(愛ài)好什么的,重要的是,要吸取這次事(情qíng)的教訓,這次撞的是人,萬一下次,你撞到別人的車,也許受傷的就是你自己了”。

    “爸,以后我絕對會注意,你就放心吧,王阿姨,您也多費心了”。

    “哇,崔寧哥哥,嫂子是仙女嗎?”病房里,向雨真看著蘇若晴,然后拉著蘇若晴的手,久久不放開。

重要聲明:小說《2012前傳》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零三六三章 犯錯的代價 豈能做等閑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