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兩個選擇

    “嘭!”

    一聲爆響。

    壯漢臉色狂變,只感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從林肖拳頭上傳來,就像被萬斤巨錘擊中,(身shēn)不由己地朝后飛跌而出!

    這一拳,林肖只用了三成不到的力量,饒是如此,壯漢依舊承受不住。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壯漢龐大壯碩的(身shēn)軀徑直飛出涼亭,一口氣飛出四五米,手舞足蹈地墜進池塘,濺起巨大的水花。

    種在池塘里的荷花,受到壯漢波及,被砸倒了一大片。

    壯漢強忍劇痛,手腳并用,費了好大的勁才在池塘里站穩(身shēn)體,頭上頂著一張綠色荷葉,滿臉都是臟水污泥,看起來煞是可笑。

    但此刻根本沒人笑話他,因為所有人都被林肖的實力嚇到了。

    特別是癱坐在地的肖弘,更是恐懼到極點,仿佛被一頭冰水當頭潑下,遍體生寒,一顆心直墜谷底。

    壯漢低頭看了一眼(胸xiōng)膛,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在他的(胸xiōng)膛正中心,有一個半寸深的拳印,清晰無比,就像用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而在拳印周圍,(胸xiōng)骨朝內塌陷,至少斷了四五根,雖然沒有(性xìng)命之憂,但只要稍微動彈一下,就感覺疼痛鉆心。

    壯漢知道林肖已經手下留(情qíng),不然的話,自己絕對會被一拳打死。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心底的驚濤駭浪,無比鄭重的向林肖抱拳一禮,然后轉(身shēn)就走,如飛而去,連場面話都不敢說一句。

    看著壯漢頭也不回狼狽逃離的背影,肖弘臉上的表(情qíng)似哭似笑,嘴唇蠕動了幾下,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這個家伙逃得倒(挺tǐng)快。”李(允yǔn)希撇了撇嘴,“便宜他了。”

    若說在場眾人當中誰最鎮定的話,肯定非她莫屬,畢竟她知道林肖的本事,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至于其他人,就沒有這么淡定了。

    “竟然一拳將傅彪打飛?好恐怖的力量!”

    “傅彪被嚇跑了?他可是曾經打敗地下拳賽無敵手的拳王啊,竟然被一招擊敗!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肖弘這下子踢到鐵板了,自作孽不可活,我看他這次就算不死也得脫層皮,咱們站遠點,免得被誤會.....”

    “誰能想得到,一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普通人,原來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我們不也是沒看出來嗎?”

    “難怪李大魔女在這個人面前服服帖帖,百依百順,我之前還不明白,現在總算懂了.....”

    四個年輕人遠遠退開,望向林肖的眼神滿含敬畏。

    他們雖然不諳武功,但沒吃過豬(肉ròu),也見過豬跑,自然看得出來林肖武功之高,遠超他們的想象。

    對于這樣的高手,絕對不能有半點不敬,否則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林肖徐徐收回拳頭,居高臨下地俯視肖弘,眸光深邃難測,久久不發一言。

    肖弘內心此刻已經被恐懼充滿,(身shēn)體抖得像篩糠一樣,左右臉頰高高腫起,帶血的口水不斷從嘴里流出,看起來既可悲又可憐。

    “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就在肖弘快要崩潰的時候,林肖終于開口,淡淡問道。

    肖弘鼓起體內殘存不多的勇氣,張開漏風的嘴,結結巴巴道:“你....你不能動我,我....我爸是肖明生,你敢動我的話......小.....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李(允yǔn)希嗤笑一聲,插嘴道:“我爹還是李連城呢,被人欺負了就把爹搬出來,真是好大的本事,像你這種貨色也敢打姑(奶nǎi)(奶nǎi)的主意,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肖弘聞言,又羞又怒,又恨又怕,深深地低下頭,眼中恨意綿綿,卻再也不敢看林肖和李(允yǔn)希一眼,更別提反唇相譏了。

    “肖明生是誰?”林肖看向李(允yǔn)希。

    李(允yǔn)希滿不在乎地道:“一個有錢的暴發戶,和我爸關系不錯,只可惜他雖然有錢,卻不會教兒子,居然養出了這樣一個不成器的貨色。”

    林肖表(情qíng)古怪:“那肖明生應該算是你的長輩吧?你這樣說他沒關系么?”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我做什么說什么,他才管不著。”李(允yǔn)希白了林肖一眼,“別把我跟這個只會拼爹的家伙相提并論,好嗎?”

    “知道了。”

    林肖收回視線,對坐在地上的肖弘道:“哪怕你爹是天王老子,今天也救不了你,如果你再敢威脅我,我就把你打得連你媽也認不出來!”

    后半句話,其實是肖弘對林肖說的,此時兩人立場顛倒,被林肖原話奉還,肖弘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

    林肖也不管肖弘聽見沒有,自顧自地道:“我給你兩個選擇,其一,向我和李(允yǔn)希道歉,并保證以后再也不出現在我們面前,然后從這里滾出去;其二,由我痛打你一頓,再把你扔出去,你選哪一個?”

    肖弘內心天人交戰,低著頭默不作聲。

    “砰!”

    林肖沒有給肖弘太多思考的時間,一腳踹在肖弘的肚子上,把他踹翻在地。

    這一腳雖然不算太重,卻使肖弘痛不(欲yù)生,感覺腸子似乎都被踢斷了,口中不由發出一聲悶哼,(身shēn)體蜷縮成一團,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頭滴落。

    “好狠!”

    涼亭外的四個年輕人眼角突突直跳,后背不知不覺滲出冷汗。

    林肖的(性xìng)格沉靜淡漠,輕易不愿與人發生爭執,很多人誤以為這是軟弱可欺,然而實際(情qíng)況卻恰恰相反,在林肖內心深處,其實居住著一頭吃人不吐骨頭的猛獸。

    “回答我的問題。”

    林肖一只腳踩住肖弘的(胸xiōng)膛,腦袋微微垂下,眼神平靜幽深,但在肖弘眼中,卻是如此的冷酷無(情qíng)。

    “我.....我選第一個。”

    肖弘強忍恐懼和屈辱,艱難地吐出一句話。

    “明智的選擇。”

    林肖緩緩蹲下(身shēn)體,曲起手指,在肖弘額頭輕輕一彈。

    這一彈不輕不重,卻使肖弘腦袋猛地后仰,后腦勺重重撞擊地面,剎那間腦子里一片混亂,眼前金星亂冒,仿佛天旋地轉。

    “離開這里之后,好好去打聽清楚我是誰,如果再讓我看到你,你就不會像今天這么幸運了。”林肖嘴唇微動,一縷聲音傳入肖弘耳朵,然后站直(身shēn)體

重要聲明:小說《地獄歸來當保鏢》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779章 兩個選擇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