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三四章 楊都督謀反啦

    楊肇基下了熊明遇乘坐的大艦,登上旁邊自己的座艦準備前出指揮,而就在同時那些蜈蚣船開始向前,很快第一艘蜈蚣船進入黃田閘的通江水道,而遠處的君山堡上,準備戰斗的鐘聲立刻敲響,所有士兵迅速就位,一尊尊四十二磅加農炮昂起了炮口。

    熊明遇依然端坐在他的帥艦上,帶著按捺不住的激動,默默看著這些指向自己的炮口。

    第一艘滿載士兵的蜈蚣船緩緩駛向黃田閘。

    所有人都在看著君山堡。

    那里一個炮口火光驟然一閃,緊接著硝煙升起,幾乎同時炮聲震撼江面,帶著呼嘯劃破空氣的炮彈,瞬間在蜈蚣船前方激起一道水柱,因為落點太近,水花甚至落在船頭,正在劃船的水兵毫不猶豫地棄船,紛紛跳入兩旁的河水。

    他們又不傻。

    “我真傻,真的,我知道這趟鬼差事沒好事,還鬼迷了心竅!”

    楊肇基恍如祥林嫂般絮叨著。

    他轉頭看著熊明遇的座艦……

    那里的旗幟揮動。

    熊明遇端坐甲板的太師椅上,一臉威嚴地看著他,用凌厲的目光告訴他下一步該做什么。

    “開炮!”

    楊肇基咬咬牙喊道。

    他后面一列縱隊排開的十二艘小型巡洋艦側舷火焰噴(射shè),最大也不過九斤的炮彈呼嘯飛出,但這里距離君山超過一里,雖然炮彈能打到,也基本上沒什么力量可言了。

    頂多濺起點塵埃。

    不過君山堡的大炮并沒有立刻還擊。

    楊肇基不無幻想地望著這座五角型的棱堡……

    然后幻想破滅。

    兩個棱角上四尊重炮,幾乎同時噴出火焰,四枚炮彈的呼嘯瞬間傳到楊肇基耳中,楊肇基本能地轉頭,然后在他后面的一艘巡洋艦上碎木飛濺,一枚巨大的三十二斤炮彈,從尾樓甲板上直接砸入。兇猛的力量完全超出這種小船的松木板承受能力,下一刻帶著無數碎木又從另一邊的船舷飛出,但飛出的位置正好貼著水線,撞出的大窟窿甚至一部分在水線下,江水立刻開始灌入船艙。

    巡洋艦上水兵驚恐地跑出紛紛跳船逃生。

    其他巡洋艦嚇得掉頭遠離。

    楊肇基轉頭,用祈求的目光看著那里的熊明遇。

    后者的手一揮。

    然后那面大旗再次揮動。

    楊肇基和副手面面相覷……

    “都看什么,登岸進攻!”

    副手帶著哭腔對著前面的蜈蚣船隊吼道。

    蜈蚣船上士兵們面面相覷,幾個軍官咬著牙催促上前,雖然那些士兵很不(情qíng)愿,但在軍官催促甚至踢打喝罵下,只好戰戰兢兢地上前。

    然后君山堡上大炮再次開火。

    這些重炮都有完整的(射shè)擊表,整個(射shè)程覆蓋范圍內,哪個點是什么角度什么方向多少發(射shè)藥,全都測試出來并且編成表,每個點都在地圖上同樣排出編號,只需要找到對應的(射shè)擊參數就行了,那精度可是很高,這樣四炮齊(射shè)幾乎沒有落空的。一枚炮彈正中一艘蜈蚣船,巨大的力量甚至在瞬間把細長的蜈蚣船打掉了半邊,船上殘余水兵嚇得同樣毫不猶豫棄船,緊接著后面其他幾艘紛紛調頭,甚至兩艘還撞在了一起,其中一艘被撞出一個大窟窿同樣開始下沉。

    整個蜈蚣船隊一片混亂。

    熊明遇端著茶杯,在甲板上滿意地看著這場面。

    “立刻回南京稟報商公,就說楊信公然謀反,指使忠勇軍阻擊官軍,造成官軍傷亡……”

    他頓了一下。

    “傷亡近千!”

    他緊接著說道。

    說完他將茶杯遞給(身shēn)旁親兵,然后站起(身shēn)拔出佩劍……

    “進攻,全軍進攻,殺賊平叛立功的時候到了!”

    他抽瘋一樣吼道。

    一個時辰后。

    “這是要((逼bī)bī)我造反啊!”

    楊信說道。

    他面前是匆忙騎馬趕來報告的楊時。

    至于熊總督的全軍進攻……

    那個說說而已。

    一群最大十二磅炮的,和一堆四十二磅炮對戰,那簡直就搞笑了,這種戰斗說白了就看誰的炮大,四十二磅炮一炮能把蜈蚣船打兩半,能把松木的小巡洋艦打對穿。而他們的十二磅炮都不一定打掉塊磚,這樣的戰斗簡直是單方面毆打,至于登陸進攻同樣笑話了,君山堡后面江(陰yīn)城里還有一個忠勇軍軍部呢。

    實際上在又損失三艘船后,熊明遇的大軍就潰散向下游了。

    他也沒真想打。

    他就是挑起戰斗,然后把楊信帶著忠勇軍造反的帽子扣上,他根本就不是去接替楊信的,想想就知道楊信也罷忠勇軍也罷,都不會(允yǔn)許他接手然后撥亂反正的,他還不至于連這點頭腦都沒有。什么去無錫,什么進攻君山堡,統統都是演戲,目的只是((逼bī)bī)得忠勇軍開火,然后以此作為楊信和忠勇軍造反的鐵證,過去他們的確害怕楊信造反,可現在他們不怕了。

    因為他們有許都的大軍。

    上次他們手中沒有可用武力,不但不敢((逼bī)bī)反楊信,反而需要小心翼翼地安撫他,那時候一旦楊信造反,整個江南士紳就完了,他們只能忍著,只能委曲求全暫時哄著他。

    但現在不用了。

    現在他們手中已經有了足夠的武力,而且找到了對付楊信的有效手段,那就沒必要再忍了。

    說白了江浙士紳已經受夠了。

    他們已經忍無可忍了,必須得和楊信來一場決戰了,這些年里他們被這個(奸jiān)賊一次次欺辱,他們忍讓,他們退縮,甚至連給九千歲歌功頌德這么惡心的事(情qíng)都肯干,結果最后楊信還是步步緊((逼bī)bī)。

    還想著他們的田地。

    那他們還忍個(屁pì),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

    他們選擇爆發。

    先把造反的帽子給楊信扣上,然后許都的大軍北上,他們這邊招安許都讓許都的大軍與江浙團練合伙,最終組成一支近十萬大軍的軍團,并且與楊信決一死戰。反正就算不和他決一死戰,最后也逃不過他魔爪,還不如趁此萬眾一心的機會,和他好好算算這些年的賬。

    總之緊接著熊明遇就帶著潰散的部下順流而下前往常熟,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去常熟,到那里去保護目前缺少保護的常熟士紳,避免楊信轉而禍害那一帶。

    “都督,小的給都督闖禍了。”

    楊時小心翼翼地說道。

    “不關你的事,回去繼續做事好了!”

    楊信說道。

    “都督……”

    楊時(欲yù)言又止。

    “不要胡思亂想,你們要相信皇帝陛下會明辨是非的。”

    楊都督說道。

    旁邊的高監軍一臉的無語。

    話說你才是非好不好?

    這件事怎么算都是擺明了的你抗旨啊!

    人家官軍才是合法,人家熊明遇才是那個是,你是那個非,人家拿著圣旨,拿著兵部的公文,前來接替你的職位,你的爪牙們不但閉關不納而且還公然以武力阻擊。這完全已經可以(套tào)用當年李惟岳了,話說接下來按照正常程序不是皇帝陛下明辨是非,而是調動大軍前來討伐……

    “你不相信陛下?”

    楊信一臉純潔地說道。

    高監軍之前被他扔在武進,實際上也可以說軟(禁jìn),總之為了避免他在自己耳邊絮叨,楊信把他扔給了劉時敏看著,順便帶他四處逛逛,看看昭義市的美好生活。

    這是剛剛才到的。

    “河間侯,高某這些天也的確看到了昭義市的(情qíng)形,高某也承認,您做的于國于民都是好事,但對您的手段不敢茍同,此刻我不是站在一個同樣的世家子的位置上,而是站在一個忠于陛下的大臣位置上,我很鄭重地勸您一句,適可而止吧!

    您收手吧!

    再不收手就天下大亂了!

    您既然說自己忠于陛下,那就不應該置陛下于不顧一意孤行,陛下信任您,是為了讓您幫他治理好大明江山,而不是為了讓您把他推到士紳公敵的位置。

    陛下是皇帝。

    天下萬民的皇帝。

    既是佃戶農奴的皇帝,也是士紳的皇帝。

    他不能奪一人的給另一人,他必須不偏不倚,您想讓百姓過好,想讓朝廷歲入增加,那可以,士紳一體當差納糧,增加商稅,攤丁入畝,重新清丈,這些都可以。但您不能奪士紳之田分給他們,這些田產都是士紳祖祖輩輩留下的,您不能一下子全都奪走,陛下也不能支持您這樣做,陛下得保證公平。

    若您肯就此收手,那么我會寫信給孫閣老,勸朝廷諸公接受目前已成之事實。

    無錫,江(陰yīn)兩縣地并入昭義市。

    但您帶領((蕩dàng)dàng)寇軍撤離,接下來官軍進駐無錫,此后團練不得越界,另外對大明目前制度做一些改革,張江陵又不是沒改革,他能改咱們當然也一樣能改。

    這些都可以商議。

    但這種奪士紳田分給佃戶的事(情qíng)絕對不能再干了,再這樣下去不只是江浙士紳,就是其他地方的士紳都不答應,整個大明都要分崩離析。您應該很清楚,是士紳撐起朝廷,撐起大明江山,撐起皇帝陛下,沒有哪個皇帝不是依靠士紳統治天下,您毀了士紳,陛下的江山如何維系?”

    高弘圖說道。8)

重要聲明:小說《大明之五好青年》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三四章 楊都督謀反啦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