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什么意思

    程峰聞言卻是愣住了,一直等到所有人都緩緩向著門口移動,他才回過神來,仇昱走到他面前,兩人對視一眼他便迅速跟著仇昱出來了,也不知道說出口的話有沒有經過大腦思考,脫口而出:“仇、仇昱,要不,要不讓我來照顧她吧?一直到她眼睛恢復正常。”

    仇昱挑眉看他,周圍還沒走散的人全都回眸看他。

    坦白說,現在的程峰也是渾(身shēn)狼狽,因為飆車,又因為繼二連三的一再撞車,他的車報廢了不說,他(身shēn)上也添了不少的傷口,只是和仇昱一樣,他一直都沒有去包扎,仇昱將他上下打量一番,他自己他知道為什么不去包扎傷口,可這程峰呢?他可是在這里等了一會兒的,都沒想著自己先去把傷口包扎了嗎?

    程峰話一出口頓時便紅了耳根,看看周圍人,他還是硬著頭皮又道:“我覺得、我覺得今天這件事我也要負責任的,畢竟當時在公司里,我、我好像看見那個裝修工人去下藥了,只是他擋著我,我并看不清楚而已,我、我很抱歉發生這樣的事,但是、但是依人有你照顧,那杜祺、杜祺是不是能讓我來照顧?”

    仇昱默默看著他,久久沒說話。

    面前這個男人,他曾經還因為他和莫依人太接近而折斷了他的手臂,現在,他還敢這樣面對自己,甚至來搶他的下屬嗎?

    他到底是天真,還是真的無所畏懼?

    仇昱靜靜看他,程峰揚著臉對上他的視線,眸底不卑不亢。

    杜柳見狀,上前將他上下打量一番正(欲yù)開口,仇昱便道:“好啊,可如果你照顧不好她,我可不會放過你。”

    “我會好好照顧她的。”程峰信誓旦旦的保證。

    杜柳頓時有些懵:“爺,這、這……”

    仇昱沒回應他,轉(身shēn)這才去處理自己的傷口,杜蘇才回來就聽見這個消息,頓時有些詫異的看了程峰一眼,現在的程峰就好像從垃圾堆里回來一般,狼狽得不行,可知道自己肩負起照顧杜祺的責任,他整個人就好像容光煥發了一樣,連忙跑前跑后的去咨詢,杜祺的(情qíng)況要怎么照顧,他沒有經驗該怎么做,然后,他甚至還搶了杜柳手里關于杜祺所有的事,一會兒去交錢,一會兒去讓護士給她換藥,給她量體溫……

    那模樣……

    看得杜蘇都有些咋舌,他不是不知道程峰這個人,只是他沒想到,程峰竟然會喜歡上杜祺?

    杜蘇和杜柳跟著仇昱進了陳醫生的辦公室都還沒回過神來,陳醫生一邊幫仇昱包扎一邊輕聲訴說著(情qíng)況,其中最嚴重的還是杜祺:“杜祺的雙眼有恢復的可能(性xìng),但同時也有不恢復的可能(性xìng),這件事不好說,需要看(情qíng)況。”

    仇昱眉頭輕蹙,(身shēn)后的杜蘇和杜柳也狠狠皺起了眉頭。

    仇昱的傷口簡單包扎好后,杜柳忍不

    住道:“爺,要是杜祺的眼睛一直不好,難不成那個男人還能照顧杜祺一輩子嗎?我不覺得他能做到,既然這樣,那我們是不是直接把杜祺接回來的好?我們也能照顧她,不需要那個男人去照顧……”

    陳醫生看看杜柳,又看看沉默不語的仇昱,輕聲道:“他知道這個(情qíng)況。”

    杜柳頓時愣住了,仇昱依舊沒說話,似乎對陳醫生說出口的話并不驚訝般。

    陳醫生繼續道:“在你們來之前,他就知道這個(情qíng)況了,他一直守在杜祺(身shēn)邊,我從病房出來的時候他就一直追著我在問,我把(情qíng)況告訴他了,然后他就守在病房門口,一直到你們過來。”

    他知道,杜祺的眼睛很有可能,這一輩子都好不了,可還是那么大著膽子開口了?

    杜柳頓時有些懵,杜蘇抬手拍拍他的肩頭,轉移了話題:“爺,我剛剛去查了少夫人和杜祺今天在公司里都發生了什么事,她們出現癥狀是在她們吃過東西之后,當時程峰把人送上自己的車,請了一個叫張磊的人幫著一起送他們來醫院,當時,他沒忘把桌上她們吃過的東西全都放進袋子里帶著。”

    說到這里,陳醫生忍不住微微挑眉,暫且不說那堆東西亂七八糟的被丟過來變成了什么樣,只說當時程峰在那樣的(情qíng)況下還能反應過來就已經很不錯了,杜蘇繼續道:“我讓人著手調查了一下公司里的事,岑老爺子對那邊的某些人下過命令,只是對方沒敢動,后來才有人下藥,目前還沒查出來。”

    “查查裝修公司。”仇昱輕聲道。

    這還是程峰給的線索。

    杜蘇頷首應下,杜柳默默看他們一眼也沒說話,只是心里在琢磨著他要好好去調查一下程峰這個人了。

    這人是誰啊?

    琢磨突然出現就要把杜祺給收了?

    從病房出來,仇昱(身shēn)上還是那(套tào)沾染著血跡的衣衫,同時額上也多了繃帶,明明是個滑稽的造型,可不知為什么落在仇昱(身shēn)上就有種憂郁佳公子的姿態,看得女人一顆小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動著。

    仇昱一行人從杜祺病房門口路過時,病房里的程峰正站在病(床chuáng)前不知跟杜祺說著什么,杜祺雙眼看不見,卻還是抿著嘴角側過腦袋笑了,那畫面看得杜蘇和杜柳都睜大了眼睛,他們不是沒見過杜祺笑,只是杜祺那帶著害羞和開心的笑是怎么回事?

    再看程峰,那不就是一個小(屁pì)孩兒嗎?竟然就那么收了他們高冷美艷的杜祺嗎?

    仇昱嘴角抿著笑,轉(身shēn)繼續向前直直走向了莫依人的病房,只是還沒走到病房,他便看見病房門口圍堵了一大堆的人,待她看清楚門口的人后更是狠狠蹙緊了眉頭,沉著臉迅速上前,就連杜蘇和杜柳都有些慌了。

    仇老爺子帶著人過來了,此刻就站在門口!

    “喬蘭,你這是什么意思?”仇立冷笑著看守在門口不讓他們進去的喬蘭:“你的主子可不是仇昱,也不是莫依人了?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什么意思嗎?”

    喬蘭筆(挺tǐng)站在病房門口,低眉順目卻半步不讓:“二少爺,很抱歉,是四小姐讓我在這里等著三少爺過來的,她說三少爺那邊現在沒有女助手能幫忙,就讓我過來幫襯一下,沒有三少爺的吩咐,我自然不能讓其他人進到這個病房的。”

    仇昱一行人過來便聽見這番話,幾個人面色各異,都沒說話。

    隨后,杜蘇率先上前,推開病房門看眼里面還在安睡的莫依人才沖仇昱輕微頷首,這一舉動落在仇老爺子一行人眼里,他們只覺得,仇昱的軟肋真真正正的,就只有一個莫依人而已!仇老爺子趁杜蘇開門的瞬間看了一眼,里面的莫依人面容安詳,看模樣沒出什么問題,他轉頭再看自己的孫子,一(身shēn)狼狽,那姓岑的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帝國第一寵:老公,輕輕吻》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690章 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什么意思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