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婚禮提前

    話雖這樣說著,韓父的一張臉卻(陰yīn)沉得仿佛要降下瓢潑大雨。

    “是啊,現在的假新聞多了去了,老頭子你說得對。那肯定是假的,一定是。”韓媽媽胡亂地擦著臉上的淚,卻怎么也擦不干似的。

    韓父將她扶到沙發上坐下,又將泡好的茶遞了一杯過去讓她喝下,平復過于激動的(情qíng)緒。

    韓媽媽才喝了一口,又猛地將茶杯擱置到桌子上,急切道:“兒子現在這么沖動,不會出什么事吧?”

    韓父皺著眉,卻還能勉強冷靜分析,說:“不會,只要他心里還想著未完成的事,就一定不會亂了陣腳,不會讓自己在沒解決事(情qíng)之前出事。”

    與此同時,大道上,韓子明全(身shēn)緊繃,握緊的拳頭讓手背青筋暴起,聲音透著一種就連他自己都沒有發覺的嘶啞,“快!再快一點!”

    司機從后視鏡中看見自家老板衣衫凌亂、眼神空洞的嚇人模樣,不敢直接拒絕,只好沉默地點點頭。

    而實際上,卻并沒有加快速度,因為目前的速度,已經是合規合法限度內的極限了。要是再加快速度,違規不說,只怕,車內的人、車外的人都會有生命危險。

    比起韓家的(陰yīn)云罩頂,同一城市的蕭家,此時卻喜氣洋洋,(熱rè)鬧非凡。

    蕭憶(情qíng)穿著一(身shēn)曳地婚紗,正坐在化妝鏡前,任由化妝師在她臉上不斷捯飭。

    “蕭小姐真是太漂亮了,我見過這么多新娘子,卻沒有一個有蕭小姐十分之一美麗的!”化妝師一邊工作,一邊贊美道。

    蕭憶(情qíng)勾勾唇,勉強算是回應。今天是她訂婚后的第二天,卻也是她大婚的(日rì)子。

    將婚期提前,是她自己的主意。當時她一提出這個要求,秦蕭兩家都立馬同意。

    蕭家是想著,訂婚的排場已經弄得這么大,不如索(性xìng)將大婚的(日rì)子湊到一起,趁著(熱rè)度未消,再添一把火,讓蕭家在整個龍城好好長一回臉,一掃之前的晦氣。

    而秦家,原本與蕭家結親的意念就非常強,加上前段時間,秦家大少在外面拈花惹草的事被蕭憶(情qíng)抓了個正著,他們正擔心蕭家那邊會出什么意料之外的紕漏呢,沒成想,蕭家卻主動提出將婚期提前,他們自然十分樂意。

    在這件事(情qíng)中,蕭家樂意了,秦家也樂意了,龍城的各大新聞媒體更加樂意。只是,卻沒有一個人知道蕭憶(情qíng)的真實意愿。

    伴娘還在一邊調侃,“訂婚和結婚只差一天,憶(情qíng),我看你是恨嫁了吧!”

    另外的伴娘也跟著附和,“這也難怪,秦家大少那么出眾,咱們憶(情qíng)的芳心肯定早就被他捕獲了,如今啊,是有(情qíng)人終成眷屬。”

    化妝間里,爆發出一陣陣哄笑聲。

    “我去趟洗手間。”在一片笑聲中,蕭憶(情qíng)站了起來。

    有人要跟著,替她提裙擺,卻被她阻

    止了,“我又不是沒手沒腳,這種事也要你們跟著?”那人被她說得悻悻然停住動作。

    蕭憶(情qíng)獨自一人來到衛生間,站在寬大的鏡子前,看著自己那張被化妝師雕琢得越發精致的臉蛋,眸底卻看不出一絲自得和將為人妻的喜悅。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都有回頭路的……”

    韓子明的聲音仿佛就在耳邊響起,沖擊著她腦海里那根原本就已經繃得緊緊的弦。

    訂婚的時候,她有意將新聞鬧大,原本她想著,如此一來,至少可以讓冷逸塵和安然知道知道,這個世上趕著巴著要她蕭憶(情qíng)的人數不勝數,并且她的未婚夫也是人中龍鳳,家世外貌都不輸冷逸塵分毫。

    可是那天,當所有來賓都紛紛向她道著“恭喜”的時候,她卻頻頻走神,預料中報復和炫耀的舒暢感并沒有來臨,取而代之的卻是,一陣陣的空虛和落寞。

    而那個曾被她棄之如蔽履,利用了一次又一次的人的(身shēn)影,卻一次一次不受控制地闖進她的腦海里。

    在人前,她即便心如碳烤,卻依舊艷麗非凡,落落大方,展現著她名媛千金的儀態風范。

    贊美的聲音不絕于耳,有人夸她美麗,有人贊她幸福,有人祝她百年好合。她卻瘋狂地想知道,如果此時他也在,他會有怎樣的表現?

    可偏偏,她在人群中搜索了一遍又一遍,卻壓根兒沒有發現他的(身shēn)影,反倒是看見了他的父母坐在一眾賓客中,笑語盈盈。

    那樣的夫妻(情qíng)深,他也曾明地里暗地里無數次地承諾過她。

    只是彼時,她心里眼里都只看得見冷逸塵,所以從來不覺得那樣的美好,也能稱之為美好。

    那時候,她一邊憤恨著他的不出現,一邊卻又無比自信著他的不出現只是一種逃避。而逃避,往往就是在乎的表現。

    晚上,脫下訂婚時的禮服,她握著手機冷笑,“韓子明,你是不是覺得這只是訂婚,所以還有挽回的余地?”

    他跟她預想中的表現不一樣。于是,她惱怒憤恨,再然后,她找到了父母,提出將婚期提前。

    “既然訂婚還不夠讓你有足夠的壓迫感,那結婚呢?”

    他不是說他在意她嗎?那她就((逼bī)bī)他一次,用一生的幸福做賭注。如果他所謂的(愛ài)是真的,那就會在乎,他在乎,就會出現。

    蕭憶(情qíng)從小就是驕傲的,驕傲的人骨子里都透著自信。

    于這件事上,她依舊還是那個驕傲的公主。

    蕭憶(情qíng)捧了一捧水,灑到鏡面上,又伸出手去輕輕地將水珠擦干凈,然后看見鏡子里一個越發清晰的自己。

    賭局進行到這里,她似乎從鏡子里那張美艷的臉上,看見了幾分惶恐,由不確定而產生的惶恐。

    司機猶豫著將手機往后面遞過去,“BOSS,是……是蕭小姐的電話

    ,她說打您手機和打去公司都沒人接。”

    韓子明機械般地探出手,又機械般地將手機湊到耳畔。

    “韓子明……”蕭憶(情qíng)的聲音從手機里傳出來,“韓子明,你有在聽嗎?”

    韓子明眼神空洞地看著前方,不發一言。也許是距離的原因,這端的沉默,被那端的蕭憶(情qíng)捕獲,沉默便不再是單純的沉默,而是一種失魂落魄。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寶貝太囂張:總裁寵妻無邊》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430章 婚禮提前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