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要開始了

    黎歲秋裝作自己嚇得不得了,將手上的東西隨手一丟,撲到巫杰的懷里,大聲地哭泣,“巫杰哥哥,我好害怕,不知道是誰給我寄的這些東西,我都不知道我得罪誰了,嗚嗚嗚……”

    輕輕地拍打著她的背,不停地安慰著,“不怕不怕,我在這呢,有什么事(情qíng)我給你擔著,你給我說說是怎么回事。”

    她擦了擦眼角殘留的“淚水”,噎了噎口氣,紅著眼睛將剛才自己扔掉的東西撿起來,還有一起送過來的快遞盒。

    除了血書之外,還有別的東西。

    她發現在泡沫的下面似乎還壓著一層東西。

    還沒等她來得及拆開,巫杰就搶先一步將里面的東西直接撕開了。

    赫然出現在面前的是一條死掉的老鼠,黎歲秋直接驚呼了起來,跑到巫杰的后面,不敢看這一幕。

    站在原地的巫杰,一臉震驚地看著地上的殘局,還有手上的那封信。

    是沈熙!

    他可以很肯定的說做這件事(情qíng)的人就是沈熙,上面的字跡他太熟悉了,一眼就能認出,雙手緊緊地握著黎歲秋的手腕,眼神堅定地看著她,“榕榕,你認真的告訴我,你在這個之前有沒有給沈熙有過見面?”

    “有,上一次約她出來吃飯,然后到后面你就出現了,從那之后我們就再也沒有見過面了。”

    巫杰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將女人攬入懷里,滿是心疼地說道:“寶貝,讓你受委屈了,對不起,我一定會幫你逃回這個公道的。”

    忽然,她的心頭一陣,看來機會來了。

    她的眼睛里含著淚珠,嘟著嘴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看著巫杰,“巫杰哥哥,你要怎么幫我,我都不知道是誰給我的這些東西,我好害怕啊。”

    “沒關系,這件事(情qíng)交給我來做,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安撫好了黎歲秋的(情qíng)緒之后,巫杰開始雇傭人去對沈熙做手腳。

    可是誰能想到自從那天起,她的(身shēn)邊就圍繞著一大群的保鏢,根本沒有機會下手,反倒被沈熙安排的人發現了異樣,將那些人一個個都抓到了面前。

    沈熙悠哉游哉地抬起一杯茶,緩緩下肚子,看著面前的這群人,不緊不慢地說道:“說吧,究竟是誰把你們安排過來的?”

    ”巫先生,巫先生,大事不好了。“

    巫杰剛喝了一口(熱rè)水,差點把自己嗆死,一臉嚴肅地看著面前的人,“有什么事(情qíng)不能慢慢說,這么著急干嘛?”

    “之前我們派出去的人,全部都被沈熙給抓獲了。”

    “你說什么?”

    黎歲秋得知這個消息欣喜若狂,當即將這個消息告訴御詞千,分享這份喜悅。

    “看來現在我們的計劃逐漸成功,巫杰已經對沈熙有所成見了,想必過不了多久,他們兩

    家就會自相殘殺,到時候我們不用出手等著看他們的好戲吧。”

    “話雖說如此,但是我們也不能想的太滿,萬一到時候事(情qíng)敗露了,他們兩個人把目光轉向我們,到時候我們又該怎么辦。”黎歲秋最擔憂的就是這件事(情qíng),她一開始就在焦慮著這個問題。

    現在看來問題有些嚴峻。

    “這有什么好擔心的,到時候你就看我的吧。”御詞千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他已經想好了完全之策了。

    忽然燈光一暗,面前人的面孔都變得模糊,月光微微透進來讓房間稍微亮堂,御詞千緩緩地抬起手,慢慢地往黎歲秋的臉頰靠近。

    一米,半米……能聽見彼此之間的呼吸聲。

    女人有些緊張,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此起彼伏的心跳讓諾大的房間里就只剩下這丁點兒聲音,男人慢慢地靠近在嘴唇相碰的那一瞬間,猶如觸電一般。

    若是現在亮著燈,定能看見她那害羞的面容。

    “寶寶,我好想你啊。”御詞千的聲音在耳邊回((蕩dàng)dàng)著,黎歲秋有點醉意,眼神撲朔迷離,不自覺地摟著男人。

    “叮叮……”黎歲秋的手機鈴聲打破了著該有的寧靜,不停地再響著,屏幕亮著映眼簾的是醫院的電話,她松開了手上的動作,爬到(床chuáng)頭將電話接了起來。

    男人坐在(床chuáng)上一副(欲yù)求不滿的樣子看著女人,眼里充滿了委屈。

    他待會一定要將她吃抹干凈。

    “藍心,你說什么?沒有搞錯吧,事(情qíng)怎么會這個樣子?”黎歲秋不自覺地將音調升高了幾度,皺著眉頭,一臉憂愁的樣子。

    在電話的那頭不知說了些什么,很快就將電話掛斷了。

    她匆匆忙忙地下(床chuáng),胡亂地往(身shēn)上披上一件外(套tào),御詞千還沒有反應過來她就已經出了房門,二話不說下(床chuáng)穿鞋跟了過去,在玄關換鞋的時候,黎歲秋差點撞到了自己的頭。

    “哎呀,你小心點嘛,有什么事(情qíng)讓你這么慌張,發生了什么事(情qíng)?”

    “我現在來不及和你解釋,你送我去醫院,我在路上跟你詳說。”

    一路暢通,就連紅綠燈等候的時間都不長,剛剛接到藍心的電話,段銘手突發(情qíng)況,現在已經深層地傷到脈絡了,必須要馬上接受治療。

    黎歲秋一路上焦急不已,也不知道現在(情qíng)況怎么樣了,要不是之前因為自己一直強迫他參與自己的實驗手術,或許他也不會想現在這個樣子了。

    跑上樓去,護士站里一個人也沒有。

    “顧醫生你可算來了,快來看看,我們大家現在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了。”

    急急忙忙地跑進治療室,看見段銘一臉蒼白,額頭上冒著冷汗,現在這個樣子對他也是一種折磨,她心里自責不已,“段銘,你,你現

    在還好嗎?”

    他微微抬起頭,看見來的人是黎歲秋勉強地從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喘著粗氣回答道:“你放心好了,我沒什么事(情qíng)。”

    段銘還準備把手抬起來晃動幾下,但是他現在的病(情qíng)已經不(允yǔn)許這么做了。

    巫杰見沈熙不給自己面子,干脆和沈氏集團惡(性xìng)競爭,他把自己能用的資源都用上,從現在開始權力對付沈氏集團,他不會讓他們好過的。

    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已經無暇去管黎歲秋的事(情qíng)了,偶爾抽空過來看一眼又匆匆忙忙地去工作了。

    “事(情qíng)辦得怎么樣了,有沒有給人留下把柄?”

    “巫先生,這一點你就完全放心好了,我們兄弟去干活的時候是晚上,而且我們特意選的是監控的死角,不可能有人看到我們的。”

    巫杰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十分高興地說道:“不錯,這件事(情qíng)你們做的很好,到時候我自然會去驗收成果,至于錢的問題,估計現在你已經收到短信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沈熙收拾好東西出門,來到片場的時候現場一片混亂,她不明所以,湊上前去查看(情qíng)況一片狼藉映入眼簾。

    “這是怎么回事,誰弄的?”

    經紀人朝沈熙看了一眼,一臉無奈地說道:“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一到片場就看到這一幕,也不知道是誰干的。”

    “監控呢,監控查了嗎,你們在這里什么也不做有什么用?”沈熙看到這一幕莫名的惱火,怎么這段時間自己這么多事(情qíng)不順利,想想就煩躁。

    “查了,但是昨天晚上九點之后的監控就被人破壞了,一點痕跡也沒有留下,我們現在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弄的。”

    “黎歲秋,又是你!”沈熙咬牙切齒地說道,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她,除了她還能有誰。

    這一次,她猜錯了。

    是巫杰派人干的,在片場所有有關沈熙的服裝,化妝臺,都被人破了紅漆,上面還寫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現在一時半伙兒肯定沒有辦法這么快就恢復了。

    盡管如此,這部劇的進度也不能因為出了這些事(情qíng)就耽誤了后面的拍攝進度。

    導演找到了沈熙,說明了(情qíng)況,“沈熙,你看現在你的戲份也差不多了,現在出了這些事(情qíng),你們肯定要好好地去處理這方面的問題,所以在你們搞定之前我想先把你的戲份停一下,我會讓編劇給你改改劇本。”

    改劇本不就是意味著她要減戲了。

    經紀人一聽,立馬反駁道:“我們熙熙是這部戲的主角,要是把她的戲份改了,不就沒有原來的味道了嗎?”

    “那你說能怎么辦,誰讓你們得罪人呢。”

    導演毫不留(情qíng)面地離開了,留下沈熙和經紀人兩個人站在原地。

    “他們現在未免也太落進下石了吧,當初表現得跟個((舔tiǎn)tiǎn)狗一樣,現在我們出事了一腳踢開。”

    沈熙無奈地聳了聳肩,嘆了口氣,“算了,無所謂了,何必計較呢,現在我們還是好好想想應該怎么處理這些殘局吧,我可不想成為(熱rè)搜的常客。”

    此時,她的心里已經堆積了一大團怒火,就等著找黎歲秋算賬了。

    片場的事(情qíng)交給他們去處理了,沈熙一個人風風火火地來到了醫院,站在辦公室的門口嚷嚷著讓黎歲秋出來見自己。

    她放下自己手中的東西,走了出去,“這里是醫院,你這樣大吵大鬧的像什么話?”

    “我倒不像是你做事這么不光明磊落,你既然做了為什么不承認,”沈熙一副志氣高昂的樣子,雙手叉著腰眼睛死死地盯著她,“你怎么就那么喜歡當別人的小三。”

    黎歲秋一把將她藏在口袋里的東西拿了出來,指著它,“你這樣就光明磊落嗎?”

    (本章完)

重要聲明:小說《隱婚厚愛:重生醫妻要乖哦》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二章 要開始了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