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潛龍在淵 第四十八章:綠杯紅袖趁華年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畫風霜 書名:八荒獵龍記
    顧天南搖了搖頭,把《天魔血劍斬仙滅神三十六式》拍在趙天陽懷中。

    他(挺tǐng)直背脊,望向隱仙巖邊上翻騰的云海,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和落寞。細細算來,自己已經練劍兩月了,對于劍氣劍意仍舊不得門道,楚鳳鳴留下的《御風劍經》依然琢磨不透。

    失望之感正在一點點消磨顧天南的毅力和耐心,自己是否注定成不了那遺世獨立,劍開天門的劍仙?

    趙天陽似乎看出了大師兄的心意,他站起(身shēn)來,一臉凝重地看著顧天南道:“如果害死師叔的那個龜孫子,也有一劍凌空屠戮五百人的境界,咱師叔的仇,你還能報得了嗎?”

    “能!”顧天南今(日rì)再無一言,苦練拔劍式六千遍。

    空明禪師喝完三杯茶后飄然下山,凌道升親自送到山腳下玄岳門。

    臨行前,空明禪師在凌道升耳邊低聲說了一句:“令弟寧元之事,或許與那野狼峪中的修羅場有些關聯。”

    望著空明禪師大步如飛逐漸遠去的背影,凌道升遲遲沒有轉(身shēn)上山,(身shēn)側的陸云卿似是聽到師父喃喃了一句:“要變天了。”

    陸云卿抬頭看了看萬里碧空中依舊和煦溫暖的陽光,一臉疑惑,難道自己聽錯了?

    才剛入夜,小蓮花峰上就已經是寒風呼嘯,滴水成冰。

    東蒼閣的弟子們也都早早做完了功課,躲在溫暖的廂房里,三三兩兩聚在一起烤火聊天。

    紫霄宮后(殿diàn),皎潔無暇的月色灑滿了回廊,給歷經百年風霜雨雪的亭臺樓閣渡上了一層柔美的銀色,讓人分不清這層銀色究竟是霜花還是月光。

    東蒼閣大師兄的居所此刻正燈火通明,練了一天劍的顧天南筋疲力盡,現在正盤膝坐在(床chuáng)上打坐調息真氣,浣塵劍橫于膝上,片刻不離(身shēn)。

    “吱呀”一聲,房門被直接推開,來者沒有敲門,動作卻十分輕柔。

    凌蒼雪端著一張紫色餐盤走了進來,上面有一葷兩素三道菜,還有一碗香氣四溢看上去極為驅寒暖胃的牛(肉ròu)湯。

    見大師兄顧天南仍在閉目調息,凌蒼雪靜靜坐在桌邊,托起下巴癡癡瞧著那張俊逸臉龐,纖細清瘦的(身shēn)影被燭光拉的很長。

    大約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顧天南才緩緩睜開雙眼,吐出一口長氣。

    體內真氣接連運行了三個周天,顧天南周(身shēn)經脈酣暢淋漓,疲勞之感也消散不少。

    “南哥快來,今天是我下廚,趕緊來嘗嘗我的手藝!”凌蒼雪急忙擺開碗筷,動作麻利而且熟練,顯然是這里的常客。

    “哦?據我所知,你這是第一次下廚吧,正好我餓得頭昏眼花,已經前心貼后背了。能吃到蒼雪師妹親手做的菜,真不知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顧天南揉了揉酸脹的臂膀,一臉柔(情qíng)。

    凌蒼雪臉色羞得微紅,神(情qíng)中又帶著幾分得意和期待,她弓著背略微站起(身shēn)子,用筷子夾了一片茄子,放在顧天南碗里,“先嘗嘗茄子炒(肉ròu)!”

    這年頭,大門大戶里面的千金小姐,五指不沾陽(春chūn)水,哪一個會做菜肯做菜?尤其是被凌道升視為掌上明珠的凌蒼雪,自幼便沒去過一次廚房。

    顧天南此時確實饑餓難耐,他端起青瓷碗開始狼吞虎咽。

    顧天南嘴里塞得滿滿當當,還沒來得及下咽,臉上的神色忽然一變!

    這茄子也太咸了,齁的顧天南嗓子如針扎一般難受。

    顧天南下意識地想吐出口中難以下咽的飯菜,忽然想到自己旁邊正坐著一位兩眼放出期待光芒的蒼雪小師妹。

    顧天南一手扶住桌沿,一手抬起青瓷碗遮住自己的表(情qíng),用力咽下口中的飯菜,盡量不去咀嚼。

    凌蒼雪把鬢角的發絲隨意攏了攏,看著大口吞咽的顧天南一臉得意道:“南哥你慢慢吃,我早就吃過了,沒人跟你搶!”

    “好吃,好吃,我嘗嘗別的菜!”顧天南咬牙咽下咸到齁嗓子的茄子后,看了看凌蒼雪清麗出塵的臉頰,心中暗嘆道:“人吶就不能太貪心,這天底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長得漂亮的做飯難吃,做飯好吃的長得又不漂亮,只要不是長得不漂亮做飯還難吃,那就偷著樂吧!”

    經過這樣一番自我安慰后,顧天南臉上重新堆滿了無比自然的笑容,還朝凌蒼雪拋去了一個媚眼。

    這個媚眼的確出自顧天南真心,只要能說服自己,什么事都是可信的。

    凌蒼雪又喜又羞,臉色愈加(嬌jiāo)艷紅潤。

    在昏黃燭光的照耀下,她的眸子猶如夜空中的星辰一般灼灼生輝,加上此時她那含苞待放的羞赧神(情qíng),真是應了那個成語,秀色可餐。

    除了在顧天南和父親凌道升面前,凌蒼雪的臉上幾乎從沒有過這種表(情qíng)。橫遭劫難的悲涼命運讓她在外人看來不像是個天真無邪的豆蔻少女,倒像是個出(身shēn)凄苦看透了命運的成熟女子。

    正是這種眉目含霜和(春chūn)風十里的強烈反差,讓顧天南意識到自己在凌蒼雪心中的地位。

    凌蒼雪是一個很缺乏安全感的人,她討厭離別,討厭熟悉的生活發生任何改變。像凌蒼雪這樣的人,心里只夠住進一個人。

    “嘗嘗這道醋溜白菜!”凌蒼雪咬了咬嘴唇,羞得不敢再觸碰顧天南的灼(熱rè)視線,給大師兄夾過菜后就微微側過了小半個(身shēn)子。

    顧天南看著青瓷碗中顏色略微發紅的白菜,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顧天南硬著頭皮,夾起白菜往嘴唇上輕輕一沾,果不其然!一股直讓牙根發顫的醋味席卷而來,太酸了!

    顧天南撇了撇嘴,還是咬緊牙關硬生生咽了下去。

    一頓飯下來,顧天南把三道菜吃了一少半,師娘林月華做的牛(肉ròu)湯卻喝了個一滴不剩,他經過深思熟慮后給出的理由是:“夜里太冷,多喝點(熱rè)湯驅驅寒!”

    凌蒼雪收拾好碗筷后,看了看已經落了一層薄薄灰塵的滿屋卷帙,輕輕問道:“之前那個呆頭呆腦的林鳳鳴,他去哪里了?”

    顧天南聞之一笑,先是嘟囔了一句“呆頭呆腦”,然后才回答道:“死麻雀回洛陽了,他家就在洛陽!”

    凌蒼雪沉默了一陣,盯著跳動搖曳的燭火輕輕說道:“聽說洛陽很大,車水馬龍,繁花似錦。”

    顧天南一拍大腿,說道:“京都洛陽自然是繁華了,放眼望去大街小巷全是人。”提起洛陽,顧天南眼神一亮,他也是去過京都洛陽的人。

    “不僅有咱們中原人,還有西域番邦使臣,東瀛忍者劍客,南夷術士巫醫,聽說還有北朝幽燕的諜子!洛陽不僅人多,東西還特別貴!我跟天陽他們下山去洛陽時,不到三天就花了八百多兩銀子。莫名其妙就花光了盤纏,后來游歷江湖時我們幾個就跟沿街乞討的叫花子一樣可憐,為了吃飽飯坑蒙拐騙什么損招都用過!要怪,就得怪六師叔那只老狐貍,他明知道洛陽衣食住行沒有不貴……”

    說到此處,顧天南突然眼神一暗,輕輕嘆了一口氣。

    凌蒼雪知道大師兄又想起了寧元師叔,于是轉移話題道:“自古朱顏不再來,君不見天涯客,洛陽道,一回來,一回老。南哥你再下山時,帶我去一趟洛陽,我聽說那里的胭脂水粉是全北周最好的,只是不知道要多少銀兩。”

    顧天南一拍(胸xiōng)脯,大大咧咧道:“這個好說,包在我(身shēn)上!小小的胭脂水粉能值多少錢,十兩銀子買一筐!”

    顧天南看似志得意滿,其實他也只是信口胡謅。

    十兩銀子對顧天南來說已然是一個不能小視的大價錢,足夠他喝上小半年的燒刀子,還能偶爾吃上一兩個小菜。

    但在寸土寸金的京都洛陽,十兩銀子恐怕連兩道菜一壺酒都買不到。

    這就像在田地里干活的鄉野農夫嘮嗑,總想著皇帝是不是扛著金鋤頭鋤地,藩王家里烙(肉ròu)餅時是不是只放(肉ròu)不放蔥。

    凌蒼雪一手撥弄著發絲,一邊若即若離地靠在顧天南肩頭,她低聲問道:“明天還去隱仙巖練劍?”

    一股淡淡的鳶尾花香傳來,顧天南心神一顫,他的手臂顫顫巍巍想摟住(身shēn)側佳人的纖腰,起起落落三四次之后還是老老實實地放在了椅子上。

    顧天南嘆了口氣,似乎在埋怨自己膽小。他看著窗紙上的朦朧月色,用力說道:“練!”

    凌蒼雪抬起頭看著大師兄那刀刻一般線條硬朗的側臉,喃喃道:“若是你沒有下山游歷那兩年該多好,咱們一輩子待在洞庭山上,就像現在這樣平平淡淡,安安靜靜。”

    顧天南的神(情qíng)突然深沉起來,收起了嬉皮笑臉,一字一句緩緩道:“當你走進了那座江湖,就不再是從前的你了。”

    昏黃燭光中凌蒼雪似乎是搖了搖頭,她坐直了(身shēn)子,臉上帶著一絲不悅,說道:“我要回不老峰了,明天再去隱仙巖找你!”

    顧天南拍了拍凌蒼雪的臉蛋,笑道:“南哥送你,萬一有狼把我的寶貝師妹叼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

    “油嘴滑舌!”凌蒼雪回了一句,嘴角掛著一絲微笑。

重要聲明:小說《八荒獵龍記》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卷:潛龍在淵 第四十八章:綠杯紅袖趁華年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