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章 她就是一輛公共汽車!一個欲望毒婦!

    那母被護士送進急救室搶救。那小吒、那小安站在急救室外等待,柳建南去辦理入院手續。

    那小吒一臉焦慮,那小安要哭出來了。

    “都怪我,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是我……惹媽不開心,只要媽能夠醒來,我一定……答應她去相親。”那小安哭著說道,(日rì)漸消瘦的(身shēn)材足見背后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辛苦和勞累。

    那小吒心疼這個姐姐,年紀輕輕就失去了丈夫,獨自一人撫養幼小的孩子,還要負擔房貸、車貸等所有的花費,一個大男人頂著這些壓力尚且叫累何況一個(身shēn)材(嬌jiāo)小的弱女子。姐夫孟大明死去的這兩年,姐姐那小安從痛不(欲yù)生到漸漸喚起對生活的感覺簡直耗盡了那家人的心力,尤其是那父和那母愁得整宿整宿睡不著覺。

    “好了,姐!你別自責了,媽不會有事的。”那小吒抱著那小安,拍了拍姐姐的后背。

    那小遠也趕到醫院了。“安姐、吒姐,媽現在怎么樣了?”他的聲音慢慢低了下去,還有些哽咽,恐怕他已經知道自己的離職是壓死那母的最后一根稻草。

    “媽醒來,不要讓媽看到你!媽……若醒不過來,你看我怎么和你算賬!”那小吒怒氣沖沖地瞪著那小遠。

    那小安走到那小遠面前,推了他幾下說:“小遠,你為什么不能消停一下?酒店的工作不是干的好好的嗎?為什么要辭掉?你在胡搞什么?你為什么不能讓爸媽省點心?”

    那小遠一臉的難受,“我該死!你們都沖我來吧!可是……我有什么錯?我想創業我想改變自己的生活質量我有什么錯?我就不能選擇我想走的路嗎?”

    柳建南辦完手續回來了,看見那家三姐弟的樣子,急忙勸阻道:“都別吵架啊,這里可是醫院,媽還在里面搶救,不要吵著她老人家。”

    那小吒說道:“姐、小遠,你們家里都有孩子,這里由我和建南就夠了,你們都回去!”

    “我不走,家里有丹丹和爸照顧騰騰,我要陪著咱媽。”那小遠道。

    “行,不走是吧,那你給我躲遠點,別讓媽看到你再暈過去。什么時候她老人家想見你了,你再露臉。”那小吒生怕那母看到那小遠后再氣急攻心暈過去。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三人在深夜里痛苦地熬著時間,直到黎明時分,那母才終于醒過來。

    “病人家屬可以進來了!”一個中等個子的護士叫道。

    那小遠隔著門縫往里面看,仔細地看著。

    那母微微睜開眼,像初生的嬰兒打量著這個世界。

    “媽,你感覺好點沒?”那小吒輕聲問著。

    那母不說話,又閉上了眼睛,仿佛睡著了。

    那父匆匆趕到醫院,“你們倆都去上班,我來看護你媽,人醒了問題就不大了。”

    那小吒和柳建南被那父推出門外。

    “那小遠,你真的已經辭了?想好下一步做什么了嗎?”那小吒問道。

    “不想再跟人打工了,想開個門店自己單干。”那小遠道。

    “你有啟動資金嗎?”

    “還缺一部分。”

    “你真是沖動!爸媽的養老錢你想都不要想,有本事就用你自己的錢,或者自己想辦法。家里還有一個吃(奶nǎi)的孩子,你竟敢說辭職就辭職了,幼稚!”那小吒說完拉著柳建南離開了醫院。

    “你們都小瞧我!我就要干出來讓你們都看看!”那小遠吼道。

    “吵什么吵!病房需要安靜,懂不懂?”一個護士看著那小遠說道。

    那小遠貼著門縫往里看了看,那母還在沉睡中,那父在擦那母臉上的汗珠。

    柳建南開著車駛向公司,那小吒閉目養神。

    “老婆,你別生氣了,小遠想創業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想折騰就讓他折騰,萬一實現了呢?”

    “不要和我討論他的事(情qíng),馬上要去上班了,感覺公司里面的事(情qíng)也是一團亂麻。我昨晚看了央視一(套tào)的新聞,國家要嚴厲整頓教育培訓行業,會不會影響到咱們的總裁班培訓,我倒真是感覺今年的錢不如去年好賺了。這也許就是信號。”

    “你((操cāo)cāo)這個心干嘛?你上面還有狼總監,狼總監上面還有陳總,你負責執行就好了。”

    那小吒沒再理他,她內心自有一(套tào)打算。

    辦公區里還是像往常一樣忙碌。

    那小吒掃視了那兩個熟悉的位置,早已由新人就坐。

    “那經理,狼總監讓您現在去他辦公室。”

    那小吒推門而進,房間里聚集了公司市場部所有的銷售經理。

    那小吒仿佛已經嗅到江河(日rì)下的腐臭味。

    狼總監虎視全場,終于開口:“業內一些人士的做法太離譜,那幾個‘國學大師’被封殺了,簡直妖言惑眾,現在上面要嚴厲整頓教培行業,咱們這個領域首當其沖,各位要做好準備,教培行業的‘嚴冬’就要來了。昨天我和咱們集團的陳總聊到深夜,不得已要合并項目組,裁撤一部分人員,牽扯到誰,請主動配合。而且這段時間員工離職率會大增,人心惶惶在所難免,希望大家和公司一條心,一起探討業務轉型,拓展公司的新業務,咱們一起共渡難關。”狼總監今天說話沒了往(日rì)的殺伐決斷,完全像換了一個人,就像一只千面狐貍。

    人群逐漸散去,“那小吒,你留下。”狼總監道。

    “我昨晚特意向陳總舉薦了你,說你是個人才,特別能和老板們打成一片,你多和老板們走動走動,開發公司新業務的擔子就由你來挑了。”狼總監笑道,樣子特別像一只大黑貓。

    “總裁班的培訓業務還做不做了?”那小吒問道。

    “繼續招生,看看老板們的反應再說。還有一件私事,你最近和杜一絲有聯系嗎?”

    “有啊,出什么事了?”

    “我打她電話怎么一直打不通,你試下你的手機。”

    才幾天沒有聯系,那小吒竟然也打不通了。

    “看來,她是有意躲著我們了。這個**!”

    “你可以不罵她嗎?”那小吒想維護杜一絲。

    “你了解她嗎?她就是一輛公共汽車!一個**毒婦!臨走了還拿走老子的一筆錢!只要讓我找到她,我讓她怎么吃進去的就怎么吐出來!”

    那小吒暫時不想撕破臉,只好忍耐。

重要聲明:小說《品質生活時代》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041章 她就是一輛公共汽車!一個欲望毒婦!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