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老公我錯了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檸檬 書名:名門婚寵
    一頓烤(肉ròu)吃的陳昊宇十分沉悶,如果說盛柏文靠的是他那個有錢的爹,那賀之樟就真的是憑本事說話了,最可怕的是他今年才27歲。

    18歲上重點大學,22歲本校留研,陳昊宇也曾有過沾沾自喜,對于周圍同學的仰慕和老師的夸贊,也曾讓他覺得未來可期,直到遇到賀之樟,這個他窮極一生都無法超越的男人。

    陳昊宇從來不知道,四歲的差距可以這么大,他還在學校里為未知的將來奮斗,而對方已經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

    旁邊那對(情qíng)侶還在為‘不能光吃(肉ròu)還要多吃蔬菜’而爭論,陳昊宇默默喝了口檸檬水,嘿,這酸爽的人生!

    “最后一塊,真的是最后一塊了!”季南堇說完不等賀之樟阻止,飛快把鍋里那塊(肉ròu)撈到嘴里,然后遭報應了!

    “好燙好燙!”季南堇一邊喊燙,一邊還舍不得到嘴的(肉ròu),就著果汁直接咽了下去。

    賀之樟捏著她的下巴檢查,發現舌尖有點紅,臉色鐵青的叫她,“季南堇!”

    季南堇慌忙舉手發誓,“我知道!我認錯!以后再也不敢了!”

    “……”這話賀之樟都聽膩了,拍開她去摸筷子的手,“罰你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早上不準吃東西,零食也不行。”

    “不是吧!”季南堇哀嚎,拿過一旁的手機向他展示,“現在才六點,不吃東西會死的!”

    賀之樟拿過一旁的濕巾擦手,然后取了一片生菜,包著蘸了醬烤(肉ròu)送入口中,剛剛烤好的五花(肉ròu)外焦里嫩、肥瘦適中,配上特制的醬料,味道確實很不錯。

    季南堇一看他這個態度,就知道自己說啥也沒用了,默默拿起手機發了條朋友圈:

    不讓老婆吃(肉ròu)的老公不是好老公,哼!

    一分鐘后,朋友圈所有人都知道賀總摳門不讓老婆吃(肉ròu)的事了,郁子韜還特意發來賀電,問他最近是不是缺錢。

    季南堇發完朋友圈就開始無所事事,見賀之樟低頭看手機頓時緊張起來,結果等了半天沒等到某人發作,反而自己那條朋友圈下面多了個小紅心?

    “今天謝謝你和你男朋友請客,(肉ròu)超好吃的!”烤(肉ròu)店門口,程婷婷挽著何娜的胳膊跟季南堇告別。

    至于周舟,從知道賀之樟的(身shēn)份開始,他就安靜如雞的低頭吃(肉ròu),這會兒要走了才回過神,琢磨著該怎么開口要人家微信?

    眼看著陳昊宇已經攔到車,周舟急了,越過倆女生上前,“那個,賀總,不知道方不方便留個電話?”

    這話實在突兀,程婷婷和何娜奇怪的看著他,心想你要人家男朋友電話干什么?

    陳昊宇顯然知道他的用意,羞恥感一瞬間涌上心頭,卻又不好阻止,只能裝作若無其事的叫大家上車。

    “你看今天讓你這么破費,改天有時間我們也得回請一下,禮尚往來嘛!”周舟顯然還不死心。

    賀之樟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qíng)道:“不必,我很忙!”

    周舟臉上的笑容繃不住了,季南堇怕他多想,連忙替老公證明,“他沒騙你,他是真的很忙!”

    “……”

    這時高雁飛把車開了過來,黑色賓利停在出租車后面,車上的人下來開門。

    季南堇被賀之樟塞到車里,還拼命把頭伸出窗外

    ,“謝謝你們幫我慶祝,明天學校見哦!拜拜!”

    四人目送賓利匯入車流,旁邊出租車司機不耐煩道:“你們還坐不坐車?不坐別耽誤我拉活啊!”

    回學校的路上,兩個女生一直竊竊私語,討論的內容自然是季南堇和她的新男朋友。

    “不愧是系花,男朋友一個比一個帥!”

    “你注意到他倆吃東西的時候沒有,季南堇只吃(肉ròu),她男朋友非得讓她吃生菜和香菇,嘖,秀一臉。”

    “好羨慕季南堇啊!學習好家世好還有這么(愛ài)她的男朋友,要是能換換就好了。”

    被好友捷足先登,只能跟兩個女生擠后座的人嗤笑一聲,“這叫手段高明,他們這個圈子臟著呢!”

    這話聽著怎么這么酸呢?

    程婷婷跟何娜對視一眼,后者開玩笑道:“周舟,你剛才為什么要找人家男朋友要電話?不會是想去人家公司上班吧!”

    不想這句話正好戳中了周舟的痛楚,當時就惱羞成怒了,“人家請我們吃飯,難道不用回請嗎?”

    何娜被吼得一愣,臉色頓時難看起來,“請我們吃飯的是季南堇,管她男朋友什么事?”

    周舟冷笑,“要是沒這個男朋友,你以為她有錢請你吃飯?”

    怎么還越說越刻薄了?

    “你有病吧!人家男朋友有錢沒錢礙你什么事兒?我跟婷婷還沒妒忌呢,你一個大男人惡不惡心?”

    何娜這人比較直,有什么想到就說了,程婷婷想著大家都是同學,不能鬧得太難看,就悄悄拉了一下,“好了好了別生氣了。”

    何娜氣還沒消,白了周舟一眼,“心眼這么小,難怪找不到女朋友。”

    周舟喜歡程婷婷這事兒,車上幾人都心知肚明,何娜這話就差沒挑明了說人家看不上他,讓人有些下不來臺。

    見周舟臉色很難看,程婷婷連忙岔開話題,“今年新生(挺tǐng)多啊!好久沒這么(熱rè)鬧了,開學典禮一定很有意思。”

    然而不管是陳昊宇還是何娜,都沒心思討論開學典禮的事,周舟也一樣。

    換做之前,他肯定不會在程婷婷面前這樣(陰yīn)陽怪氣,只是今天被賀之樟刺激的不輕,腦子也跟著有點不清醒了。

    賀之樟回到家就鉆進書房,季南堇洗完澡躺在沙發上擼貓,擼/著擼/著就有點餓了,就跑到廚房去找昨天沒吃完的小蛋糕。

    賀伯起來喝水,聽到廚房里有動靜就過來看看,只見冰箱的門開著,有人站在打開的冰箱中間偷吃。

    “少夫人?”發現偷吃的人是季南堇,賀伯有些意外,“不是說少爺帶你去吃烤(肉ròu)了嗎?怎么?晚上沒吃飽?”

    “別提了!”季南堇苦著一張臉,邊說還邊往嘴里扒拉蛋糕,“我今天吃(肉ròu)的時候燙了一下嘴,他不安慰我就算了,居然還命令我到明天早上都不準吃東西!”

    “……”賀伯看看她手里已經見底的小蛋糕,有些擔心,“少爺這個人向來言出必行,要是發現你偷吃……”

    季南堇連忙豎起食指,“他在書房,我不說他是不會知道的!”

    賀伯可沒她這么樂觀,看著地上多出來的黑影,提醒道:“少爺這么做也是為了你好,晚上吃太多容易積食。”

    “我吃完這個

    就去睡了。”季南堇吃著小蛋糕含糊道。

    見她沒能收到自己的暗示,賀伯嘆了口氣,轉(身shēn)對站在門口的人說:“少夫人年紀小,你跟人好好說千萬別動手。”

    “……”說的好像他動過手一樣。

    賀之樟冷著臉走過去,把還在拼命往嘴里塞蛋糕的人扛了起來,轉(身shēn)時用腳合上了冰箱門。

    季南堇在被抓包的那一瞬就放棄掙扎了,只恨自己動作太慢,應該再多吃幾口的。

    這么想著,不小心打了個嗝,季南堇連忙捂住嘴,一雙眼睛心虛的飄來飄去,就是不敢看坐在沙發上那人。

    “那個,我就是怕你晚上沒吃飽,想給你送過去的。”這話說出來自己都不信吧!

    季南堇((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唇角的蛋糕渣,一緊張又打了個嗝,“我是怕不夠甜,所以就幫你嘗了一下,沒想到你跟我想一塊兒去了。”

    嘩!

    是紙張翻動的聲音,而那個人卻始終沒抬頭看她一眼。

    季南堇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然后自暴自棄的在他旁邊坐下,“好啦我承認是我自己偷吃,可人家沒吃飽嘛,誰讓你不讓我吃(肉ròu)!”

    手里的財經雜志又翻過一頁,賀之樟標題還沒看清,書就被人搶走了,“賀之樟!不準你無視我!”

    賀總這才抬頭,視線里帶著一絲審度的意味,“說好兩個人一起慶祝,你卻帶了這么多電燈泡過來。”

    “那他們非要來嘛!人家也不想啊!”

    “自己答應會乖乖吃蔬菜,一雙眼睛卻只盯著(肉ròu)。”

    “……那我喜歡吃(肉ròu)嘛!”季某人強詞奪理,小聲嘀咕道,“人家又不是兔子,干嘛老讓人家吃草。”

    “罰你不準吃零食,卻趁著我處理工作的時候跑到廚房偷吃。”

    這是要數落她的十宗罪啊!

    季南堇可憐巴巴的抬頭,“說好要做彼此的天使,現在居然為了一塊(肉ròu)兇我,阿樟你變了!”

    “……”

    “不讓吃(肉ròu)就算了,連零食都不讓吃,這(日rì)子沒法兒活了!”

    “……”

    “沒法兒活……”

    “閉嘴!”

    “……”

    季南堇(屁pì)股挪了挪,挪到某人(身shēn)邊,伸手抱住他的胳膊,“阿樟,你工作了一天累不累?要不要我幫你捶捶背?”

    說著還真捶上了,邊捶邊跟他商量,“老公,你以后能不能別對我這么兇了,你看你這么帥,總生氣不好,會影響顏值的!”

    這丫頭知錯不改還油嘴滑舌,賀之樟不打算就這么放過她,直接抱起來丟到(床chuáng)上,“我說過,不聽話是要接受懲罰的!”

    季南堇一點也不怕他,美人魚一樣側躺在(床chuáng)上,手撐著下巴朝他拋媚眼,“那你想怎么懲罰?”

    賀之樟眸色一黯,站在(床chuáng)邊開始脫衣服,解扣子的動作都像是在慢放,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季南堇都看呆了,腦子里兩個小人搖旗吶喊著等被撲,結果這人脫完襯衫后,居然轉(身shēn)進了浴室,緊跟著(性xìng)感的聲音從浴室里傳出。

    “罰你今天晚上睡沙發。”

    不是,什么(情qíng)況?

    季南堇懵了,半晌才捏著嗓子假哭道:“嚶嚶嚶,老公我錯了!”

重要聲明:小說《名門婚寵》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九十五章 老公我錯了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