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接回京

    雖然她的舞不一定是很完美的,可她能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前和顧子淵一同合作,得到那么多人的注目,她已經很滿足了。

    顧子淵緊接著瞇起了眼睛,盯著她看:“說起來,我竟不知道容兒還能將劍與舞結合起來,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容兒,你(身shēn)上還有多少驚喜是我不知道的?”

    只見白容俏皮地眨了眨眼,神秘地賣起關子:“你以后都可以慢慢知道,急什么。”

    不過她之所以這次能應付自如,當然也因為自己樣樣都好奇的(性xìng)格了。

    現代的時候,她對很多沒有接觸的事物都很感興趣,為了豐富自己的閱歷,同樣也是為了豐富生活,她專門去找老師學了不少民族舞,雖不至于出類拔萃,倒也算精通如常。

    而先前跟著顧子淵練習武功和練劍的時候,也鍛煉了自己的柔韌度,所以今夜為了給顧子淵一份驚喜的登基禮物,她也是突發奇想,將劍和舞蹈融合了起來。

    效果自然是比她想象中的更要好了。

    “對了,我想把潘婆婆接回來,你覺得如何?”

    顧子淵會詢問白容的意見,是因為他擔心自己一個人的想法就決定了潘婆婆的去處,可能會不太妥當。

    他是希望潘婆婆留在他(身shēn)邊的,這樣他可以更好地保護她。

    想了想,白容斟酌著道:“我覺得潘婆婆不會拒絕的,畢竟她是一直照顧你的親密之人,你現在當了帝王,(身shēn)邊多一個可信可用的心腹,也是有助于你的。”

    點點頭,顧子淵又道:“也是,而且潘婆婆等了那么久,藏了那么久,為的就是看著我重登皇位的這一天,如今實現了,她功不可沒,我必須風風光光迎她回宮。”

    “她一直都為你而自豪。”白容對他笑道,“我同樣也是。”

    兩人深深對視,其中的感(情qíng)不用言語,也足以表達互相的(情qíng)深。

    顧子淵派了人連夜趕去往潘家縣。

    當潘婆婆知道顧子淵的事跡后,又驚又喜,更多的是一種欣慰:“子淵,不,(殿diàn)下他終于成功了,他沒有辜負先帝啊,他如今終于得到屬于他皇位上了。”

    她看著蒼天,再回想當初發生的政變,她

    帶著顧子淵逃亡,一路到現在顧子淵登基為王,仿佛做夢一般。

    派遣前來接潘婆婆的大人不敢有所怠慢:“潘婆婆,陛下如今正等著您回京與他團聚呢。”

    顧子淵作為新帝登基,又派了一隊陣仗人馬過來接潘婆婆的事(情qíng),早就如同旋風一般卷遍了這個小縣城,潘大寶家也是透進了風聲。

    “顧子淵他,他真的當上皇帝了?”潘大寶難以置信,他沒想到顧子淵有那么大的能耐,居然搖(身shēn)一變從毛頭小子變成了當今的皇帝!

    再回想當初他對顧子淵百般刁難和陷害的種種事,潘大寶渾(身shēn)冒出了冷寒,開始發起抖來。

    而王蘭兒也慌了,開始怪潘大寶:“那我們怎么辦?我們之前那樣待他們,他會不會把我們都抓起來關進牢里?我不想坐牢,潘大寶你快想想辦法啊!”

    她怕死怕累,一點也不想跟著潘大寶受罪。

    潘大寶踉蹌著,險些摔了個狗吃屎,他話都說不利索了:“我,我去找姑姑求(情qíng),我可是她的侄子啊,她一定會心軟幫我的。”

    可等他趕到過去,潘婆婆早就不在了。

    潘大寶追問還未散去的圍觀者:“我姑姑呢?”

    “潘婆婆早就跟著那些皇兵的人馬走了,嘿,多風光啊,潘婆婆以后都可以享盡皇福咯。”

    “依我說這顧子淵當初在潘家縣就是最不同常人的,瞧瞧,不一樣吧,人家可是真龍天子,不像有些人,一輩子就只能是一坨爛泥巴,誰(愛ài)扶誰去。”

    撲通一聲,潘大寶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晚了,一切都完了,我潘大寶完了啊。”

    京城。

    浩浩((蕩dàng)dàng)((蕩dàng)dàng)的人馬將潘婆婆送進了皇城,顧子淵和白容早就在城門準備好迎接她的到來。

    潘婆婆一下車,激動無言地拉著顧子淵的手,顧子淵溫聲道:“婆婆,歡迎回來。”

    眼眶猛地濕(熱rè)起來,潘婆婆(熱rè)淚盈眶:“是啊,時隔這么多年了,我還是回來這里了,沒想到我臨終之前還能有那么一天,老婆子我當真是死而無憾了。”

    “潘婆婆,你不老,你還能活很久,我和子淵也會陪著你的。”白容微笑道。

    子淵點點頭:“對,婆婆,以前的事(情qíng)都已經過去,你不必再傷懷了。”

    聽此,潘婆婆無語凝噎,此刻她不需要再說些什么,這些年來她心中的期盼和夙愿,都已經如愿以償了,剩下的,就是默默在顧子淵(身shēn)后扶持,見證他即將創造的輝煌。

    安置好了潘婆婆后,寧舟后腳就進了皇城來,他一見到顧子淵,連忙行禮:“參見陛下。”

    顧子淵見他這幅誠惶誠恐的樣子,笑了笑:“現下也沒有旁人,你就按往常那樣叫我罷。”

    隨后白容又道:“寧舟,我下午正要去找你呢,你怎么先過來了。”

    猶豫了半晌,寧舟還是說了出來:“是這樣的,我瞧著你這邊都沒什么事,正想著回去潘家縣繼續做我的小老板,這不,就過來跟你們打一聲招呼。”

    白容試著勸他留下:“你既然都來京城那么久了,怎么不索(性xìng)留下來?”

    她在京城有一些未發展完成的商業,還想著能和寧舟一起在京城闖出一片名堂來呢。

    聞言,寧舟還是搖擺不定,顧子淵見狀提出:“留下來吧,我可以給你個一官半職,你也算是可用之材,假以時(日rì),定有杰出之舉。”

    一聽這厚禮,寧舟忙表示擔待不起,他連連擺手:“免了免了,實在是我心(性xìng)不在朝廷中,無心也無力啊,何況我也不喜被皇城里這些條條框框的東西束縛,實在不好意思,多謝顧大哥的好意了。”

    顧子淵接著又提了別的法子:“那不如你就當個異姓小王爺,既能讓你蒙受皇恩庇護,又能逍遙自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qíng),如何?”

    現下新皇登基,很多眼線都在盯著顧子淵,包括他(身shēn)邊的人,雖然寧舟并沒有很多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但還是會被人查出他這個人來。

    目前前朝是很安穩,并無波瀾,可顧子淵并不能保證以后的時局不會有所動((蕩dàng)dàng),如果放任寧舟在外,唯恐會對寧舟不利,同時也會對顧子淵的判斷不利。

    但若是給寧舟冠上一個皇親國戚的名號,也就沒有人敢輕易動他了,不僅是一種瞻長顧遠的保護,也是為了不讓白容為此憂心。

重要聲明:小說《農家童養媳:撿個皇子來種田》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五百零四章 接回京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