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暗流涌動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89寧溪 書名:贅婿難為
    “稟太子,屬下有要事稟報。”嚴霄鄭重道。

    涂少瑾正在查看各地上報而來的稅收資料。見嚴霄態度如此謹慎,便揮手讓左右宮女太監退下,偌大的東宮只剩下他們二人。

    “說吧,什么事?讓你如此謹小慎微。”

    嚴霄朝涂少瑾再次拱了拱手,“太子,我們一路跟蹤,在凌云市發現了容和郡主的蹤跡。奇怪的是,她竟然在當地一位女富豪家里當小保姆。”

    涂少瑾聯想到涂馨雅古靈精怪的模樣,竟然會去給人伏低做小當保姆,不(禁jìn)嘴角上揚,“嗯,馨雅一直都是離經叛道的樣子。不過,堂堂郡主之尊,竟然甘愿去給別人當保姆,實在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嚴霄點頭,“這正是屬下不解的地方。何況,容和郡主是從小就是指給(殿diàn)下做正妃的女子。就算攝政王不要面子,也不能不顧及(殿diàn)下的臉面。但是,他卻放任榮和郡主如此胡來,仿佛絲毫不以為意。”

    涂少瑾挑眉,“云王叔竟然知道?卻放任不管?”

    嚴霄道,“(殿diàn)下,更可疑的是,我們在那里發現了陶然衛第一支隊隊員的蹤跡。隨即,我聯系到第一支隊隊長嚴明,想打探他們在那里執行什么任務。但,他言語間卻有些含糊其辭。”

    涂少瑾奇怪道,“嚴明帶領的陶然衛第一支隊不是負責護衛父皇的嗎?為何卻在千里之外的凌云市出現?”

    嚴霄搖頭道,“(殿diàn)下有所不知,暗中護衛陛下的陶然衛,一直是嚴肅帶領的第二支隊。”

    涂少瑾起(身shēn)踱步,眉頭深鎖,“會是什么人,讓父皇如此看中?不惜以陶然衛的中堅力量去守護他?”

    “會不會是為了暗中保護榮和郡主?”

    涂少瑾道,“不可能!憑馨雅一(身shēn)高深卓絕的武功,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人護衛。這也是她經常四處亂跑,云王叔也由著她去的原因。”

    嚴霄深以為然,“(殿diàn)下,我們是不是遺漏掉了什么?”

    涂少瑾道,“嚴霄,你有沒有…聽說過皇室秘訓的事?”

    嚴霄一臉茫然,“(殿diàn)下說笑了,我們陶然衛從曉事起,就以護衛皇室為己任。對于皇室秘辛,我是萬萬不知的。”

    涂少瑾瞥了垂首小心的嚴霄一眼,淡淡道,“是不知,還是不敢說。”

    嚴霄錯愕,“(殿diàn)下,請不要((逼bī)bī)迫屬下了。此事若是被陛下知道,我們都難逃一死。”

    涂少瑾嗤笑,“嚴霄,你就別做出那副戰戰兢兢的樣子給孤瞧了。今天,你借機來點破這件事,難道不是來燒孤的冷灶的嗎?”

    “嘿嘿,(殿diàn)下,你是當朝太子,禿鷲國的明(日rì)之主,怎么能自喻為冷灶呢?”

    涂少瑾不以為意,“若孤猜測得沒錯,嚴明的第一支隊暗中護衛那個人已經多年了。正是因為護衛多年,才會習以為常,不自覺放松了警惕,不慎被你們的人發現。”

    “(殿diàn)下,我們不過是僥幸,才發現他們罷了。”

    “如此重要的人,到底是誰,答案呼之(欲yù)出。就是余貴妃早夭的七皇子,禿鷲國真正的繼承人。”

    嚴霄驚嚇萬分,左顧右盼,發現確實沒人后,才小聲勸解道,“(殿diàn)下,請你慎言。”

    “呵,從三年前開始,母后就明里暗里的告訴孤,讓孤好好監國輔政,其他的不要奢望,數次敲打于孤。孤甚是疑惑:孤(身shēn)為一國太子,她卻讓孤安守本分,這是何道理?”涂少瑾似乎有些不服氣。

    轉眼看向嚴霄時,他卻一副瞠目結舌的樣子,喃喃道,“后來,孤仔細研究皇家秘史,發現了一條規律:禿鷲國真正的皇位繼承人,從來都是從小就被放逐于民間,吃盡民生之苦的皇子。而最初的太子,最后都成為了攝政王。于是,孤才明白,母后是以攝政王的要求,囑咐孤好好監國輔政,而不是儲君。呵呵…”

    嚴霄小心翼翼道,“(殿diàn)下,是不是很不甘心?的確,為他人作嫁衣,作擋箭牌的(日rì)子并不好受,屬下理解你的心(情qíng)。如果,(殿diàn)下心有不忿,還請你盡早作安排。”

    涂少瑾苦笑,“有父皇在,孤想做什么都是徒勞。再說,孤這么多年來,真的累了。不管孤的兄弟們怎么折騰,禿鷲國都不能亂,這是前提。其他的,隨緣吧。”

    嚴霄一頭霧水,“(殿diàn)下,你的意思是不爭了?”

    涂少瑾笑道,“爭與不爭,有什么區別?孤一直都不想做孤家寡人。但那又如何?還不是被架在火上烤了近二十年。”

    嚴霄跪地,“(殿diàn)下恕罪,屬下逾越了。”

    涂少瑾把嚴霄虛扶了起來,“嚴霄,你也是為孤著想,孤如何不知?放心吧,只要有孤在的一天,也有你的一天。孤知道你有野心有抱負,但現在時機尚未成熟,你就安心蟄伏起來吧。萬萬不可輕舉妄動。”

    嚴霄只得垂首稱是。

    “不過,雖然現在還為時過早,但你們不妨伺機把風聲放出去,給孤的那些野心勃勃的弟弟們傳遞這個好消息。說不定,這個消息對他們還有些用處。”涂少瑾眸光閃閃,淡淡道。

    嚴霄疑慮道,“(殿diàn)下,這樣一來,七皇子豈不是危機四伏?”

    涂少瑾擺擺手,“無妨,最后就是讓孤做攝政王,孤也得看他有幾斤幾兩、值不值得。如果,他能笑到最后,孤屈居于他之下又何妨。”

    “(殿diàn)下,妙啊!如果七皇子無能,(殿diàn)下的地位將穩若磐石。如果七皇子也非池中之物,那也是為他提前掃清障礙,助他將來順利登位。”嚴霄忍不住拍手叫好。

    涂少瑾淡淡道,“如今,也只能做這樣的安排了。但愿,孤的這位七皇弟,不要辜負孤的一番苦心。”

    嚴霄提議道,“(殿diàn)下,要不,我現在就悄悄放出風聲?”

    涂少瑾瞥了急不可耐的嚴霄一眼,“你急什么?給你兩天時間,打聽清楚云王府的動向,孤也要進宮去陶然居看望一下父皇母后,探探風聲。”

    嚴霄失落道,“(殿diàn)下,那我們現在豈不是什么也做不了?”

    “嚴霄,你若(欲yù)成大事,就必須要磨磨你的(性xìng)子。就好比那黃雀,它最終的勝利,不僅是因為會審時度勢,還有它肯花時間伺機而動而不是盲目行動。”

    “屬下受教了。我這就下去仔細琢磨琢磨,定會為(殿diàn)下想出一個妥當的方案。”

    “嗯,就算到時候,要放出風聲,那也得想個萬全之法,怎么才能不著痕跡。畢竟,孤的那些弟弟們,并不像表面上那樣云淡風輕、無(欲yù)無求。”

    “屬下明白。”

    “退下吧,孤還有公務要處理。”涂少瑾揮手道。

重要聲明:小說《贅婿難為》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15章 暗流涌動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