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兵不厭詐

    當看見花清顏擋在自己的(身shēn)后,不愿意讓那些黑人靠近自己的時候,方天澈的心中更是五味雜陳,根本難以形容。

    方才面對那些黑衣人,花清顏的態度他全都看在眼里,她分明是害怕的,因為之前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殘忍的局面。

    可即便如此,此時此刻她卻能完全毫不畏懼地擋在自己的(身shēn)后。

    即便此時方天澈根本看不見花清顏的臉,只能夠看見她的背影,可他明白花清顏那雙琥珀色的眼眸之中也一定透露著堅定和不屈。

    不過眨眼的瞬間,那些黑衣人也停下了腳步,他們手中的長劍在陽光的照(射shè)之下依舊閃爍著微冷的光芒,看上去就很是讓人心驚膽戰。

    “你們到底是誰?為什么一定要殺了方天澈,他究竟和你們有什么關系?如果你們執意要殺了他,也得先問我同不同意!”

    “我們只是奉命要殺了他,這和你沒關系,若是你不想死的話就馬上閃開,我們還可以饒你一面,否則的話就連你一起殺了!”

    一共跟來了四個黑衣人,站在最左邊的那個黑衣人在聽了花清顏的話之后,卻眼神微瞇,立刻對著她開口回答。

    說實話,花清顏是沒有想到這些黑衣人會回應自己的,這和以前電視里演的好像有些不一樣嘛,可既然他們回應了,她就必須要做出選擇。

    “憑什么,就算你們要殺了方天澈,也總要給我一個理由,究竟是誰派你們怎么做的?他到底和他有什么仇!”

    “方天澈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皇子而已,整天里也只知道喝花酒和調戲姑娘,他哪里做的了什么大事,又會威脅到誰,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為了救方天澈一命,花清顏也是沒有辦法,只好當著這些黑人的面開始數落起方天澈的種種不是,只希望他們能明白,方天澈其實就是一個廢物,殺了他其實也沒有什么用。

    可是她卻不知,作為一個十分(愛ài)面子的人,方天澈在聽了這些話以后,心中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

    雖然他如今中了毒,更是一直神志不清,可仍然能聽見花清顏正在不停的辱罵自己。

    “花……花清顏,你最好馬上給本皇子閉嘴,本皇子沒有你說的那么不堪!”方天澈怒氣沖沖的開了口,“他們想殺想

    刮都隨他們的便,既然今(日rì)是我準備不周,說明這也是我應得的下場,你馬上從這里離開!”

    喂喂喂,方天澈這個人到底講不講道理,自己說出這些話,此時此刻難道是為了害他不成?

    自己當然是為了幫他呀,他怎么就不能體會一下自己的良苦用心呢?

    既然中了毒,那就應該好好休息,一邊呆著去不就得了,非要和自己頂嘴干什么呢?

    花清顏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實在沒想到方天澈這么倔強,明明(身shēn)中劇毒,就連她此時也不知這毒究竟是何物,可他卻還是有力氣和自己爭辯這些可有可無的東西。

    再說了,他難道聽不出來自己是為了救他嗎?

    “九(殿diàn)下,你都已經受了這么嚴重的傷,我看還是別說話了,一邊呆著去吧,不說話也沒有人把你當啞巴!”

    花清顏咬牙切齒的開口說完之后,便再一次將目光轉向了面前的黑衣人,緊接著對他們訕訕一笑,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對不住啊,你們看這個九皇子簡直笨的腦袋都不清不楚了,所以就請你們高抬貴手,放過他這一次吧,我保證不會和任何人說起我們之間的談話好不好?”

    “花清顏,你如果還想活命,最好馬上從這里讓開,我們不會再和你多廢話!”

    花清顏微微一冷,沒想到他們對于自己也了解的這么清楚,看來想要殺了方天澈的人還真是煞費苦心。

    恐怕計劃這一次,一定用了很長時間吧。

    “既然你們認得我,方才也看見了我所做的一切,那就應該至少我也不是什么等閑之輩,你們如今站在這里,當真不怕我對你們動手嗎?”

    “怕又怎么樣,你已經將自己能使出來的招數全都使出來了,我們根本用不著怕你!”

    依舊是方才說話的那個黑衣人,在聽見花清顏開口說出這些話的時候,目光之中還帶著幾分不屑,很顯然他根本就不擔心花清顏能夠對自己起到什么威脅。

    可或許花清顏所需要的,就是他們這種想法。

    于是輕勾嘴角,花清顏再一次默不作聲地將手伸進了衣袖之中,緊接著快速抽出另一個瓷瓶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所有的動作都和方才一模一樣。

    “如

    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可輸了,我的底牌還有很多很多,多到你們根本想象不了!”

    花清顏怒聲開口,而那群黑衣人見狀則是立刻后退幾步,緊接著緊緊捂住口鼻,畢竟剛才吸入那些紅霧之后,他們的同伴究竟怎樣,他們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見他們向后退的那一刻,花清顏的眼眸之中閃過一絲狡黠,緊接著立刻又扶起方天澈,將他繼續向前拽上走。

    “快走,那就是普通的藥水,根本沒有什么用處,我是用來騙他們的,我們馬上離開,他們肯定一時半會兒發現不了!”

    花清顏連忙向方天澈開口解釋,一邊跑一邊向著(身shēn)后看去。

    那些黑衣人果然都不敢上前,而花清顏心中也終于得到了一絲安慰,她并沒有看清自己的腳下,也不知前方竟然是懸崖。

    她不知自己究竟走了多少步,只知道一定要一路向前,只有一路向前,才有可能尋到一絲生機。

    而她(身shēn)邊的方天澈此時也已經甚至神志不清,既然花清顏都沒有看清腳下的路,那他又怎么可能看得清楚,只覺得迷迷糊糊,前方似乎一片空曠。

    那群黑衣人等了許久,也并沒有看見有紅霧升騰而起,于是立刻明白過來自己是中計了,馬上便加快步伐去追花清顏和方天澈。

    而花清顏見狀,則是更加迅速的奔跑起來,這一跑她是徹底沒有看清腳下,在向前跑動了大概幾十步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腳下懸空。

    當她向下望去是只看到了一片深淵,深不見底。

    于是下一刻,花清顏只覺得(身shēn)體在不受控制的繼續下降,耳旁甚至能夠聽見呼嘯的風聲,那些尖銳的石頭以及樹枝狠狠地刮過皮膚,帶來了極為痛苦的灼燒感,簡直讓人生不如死。

    花清顏忍不住尖叫起來,可依舊沒有忘記自己的(身shēn)旁還有一個方天澈,于是一直都緊緊地拽住他,明白他們兩人絕對不能分離。

    假如不分離,只要他們兩人有一個能夠清醒過來,那么也許就能夠得救,可若是他們兩個分開,那就是真的誰都救不了誰了。

    感受到自己像我的速度越來越快,花清顏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向下看去,甚至于覺得難以呼吸。

    完了完了,難不成真的有就要這樣死了嗎……

重要聲明:小說《神醫毒妃:娘子請上位》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與本站立場無關。 RSS Sitemap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兵不厭詐手機閱讀

吉林新快3走势图